Tag Archive: 家母


生命在于折腾

话说家母去美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的过程中和我大吵了一架,原因一是她一个礼拜去了六趟outlet,我非常不乐意;原因二是她控诉我虐待她,天天给她吃不见米不见汤的美国食物。于是乎,她忿忿的对我说:“你这种整天东奔西跑,颠沛流离的日子,我一天也不要过!!!”她还顺便发了很多毒誓,例如坚决不去欧洲看我,退休后坚决不给我烧饭,坚决不离开我爹半步,坚决不给我带小孩等等等等。

但是,当我在每周例行电话中无意提起荷兰昂贵的中餐和消费税时,我妈就用略带哭腔的声音对我喊:“我早让你不要去那个破地方吧,没吃没穿的,可怜死了。你快给我回来,听到了没!”

来了之后我已经被不下十个人追问“你喜欢荷兰不?”“你喜欢荷兰什么呀?”“你喜欢荷兰的风车么?”“你喜欢荷兰的食物么?”,末了中国通们也会加上一句:“您吃了没?”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国人这么絮叨好客来着。日子,过得还算可圈可点,到处走走逛逛,尝试各种奇怪的甜食,奶酪,红酒。我出国前好不容易把体重控制在崔晋晋同学的二分之一,现在来看岌岌可危。所以,为了维持这个记录,亲爱的崔晋晋,麻烦你不遗余力的增肥吧!

我这个老人下周又又将重返校园,以我目前惨痛的语言水平去折磨可爱的老师们。

紧张大师们

最近我的小宇宙就如同冰火九重天,时不时神来一笔,撞得人仰马翻。

我可怜的Social Security Number啊,大概是寄回老家了吧,为何兜转了两个多月还没收到。我23号Ebay上买的破书啊,为何29号买的都已经到了,你还不知在哪里兜转。我心仪的神仙水啊,为何你还没有进Sasa的仓库?

上一次把iPhone跟outlook同步的时候把所有人的号码都弄丢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打回国去问我姐在美国的号码。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不知怎么的传着传着就变成:我被抢了,手机手提都挂点了。于是,我爹在周日大清早,完全不给我睡回笼觉的时间,就把我从床上轰起来,质问我是不是遭遇不测。这对叔叔阿姨大概觉得他们的女儿与歹徒殊死搏斗,生命垂危呢…所以我说,天下的父母太有想象力了。

我知道…那个啥…自从我来美国后,我爹就把我的博客设置成了他的主页,我外公还向我详细解释目前网络上最先进的人肉搜索,八卦了一堆什么人肉二奶信息结果把无辜女孩的照片人肉出来的故事,试图说服我不要随便在博客里贴照片。所以各位潜水天涯娱乐八卦和杂谈的人士,你们跟我外公是一挂的…

摘抄家父家母发来的聊天记录数句,自我娱乐。

-你今天也讲好的晚上9点钟和家里视频聊天的,你爸爸等了你也没有聊天,你是不是想气死你的爸爸呀!!!

-如果你的晚上有时间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你老爸中国时间早晨7:10分下楼,从昨天晚上发完短消息开始,就不停的唠唠叨叨,为什么不来电话…为什么不发短信息……为什么手机一接你的电话就听不到声音…你说他反复问我,我怎好回答。真是老烦人的!

-窝窝头打电话说:你到美国时,没有和他联系上,他急的要死啦。你为什么会呢? 你不会看上美国的学长了吧。

-今天中午和孙新的妈妈在一起吃饭,孙新说:王力宏的爸爸是你们学校的教授,你找他爸爸再找到王力宏搞到一个他的签名。

家母:你在干吗?
我:买了个书橱,等下去搬,就20刀…还买了个计算器,国内要400多,这里就29.8。好开心。
家母:你是捡破烂的吗?

-早上接你的电话,忘了厨房在烧饭,待20分钟电话接完,稀饭已经烧成糊锅巴,好在还有面食抵挡,没将你的老爹饿着。

-你爸爸说:你整天看书不会成书呆子吧?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我娘在MSN上居然还用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动画文字,跟她聊天,一会儿蹦出来只狗,一会儿跳出来个小姑娘转两圈,眼睛都快闪瞎了。好马同学说用聊天表情的频率和人的年龄成正比,真是一点都不错。

昨天在饭桌上说起要恶搞一部小说,名字就叫,在座笑倒;今天就被建议了一个更安妮宝贝的名字:对自己的放逐早点结束。我不得不说,某些同志真是被琼瑶小说荼毒的不浅。

前些天去看望了我记挂很久的七宝和Luna,朋友家的两只边境牧羊。可惜窝窝头不同意我养,因为彼此都忙,陪它们散步的时间都没有,未免可怜。不过搬新家后的房子很宽敞,且我也渐渐开始SOHO,所以想把七宝和Luna偷回家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了。

昨天在饭桌上也集中讨论了我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不是WS男们之前公然猜测的”C”。可以公开啊,其实是幼宠粮食和毛豆最爱的酸奶果冻。上次去月牙湖散步的时候,看到一只巴掌大的小野猫,竖着尾巴亦步亦趋的跟着我,我却没有东西喂它,从此就形成了习惯。不过事实证明我没有把那只猫回家是英明的,因为它一定会被毛豆欺负到死。毛豆,我一岁的闺女,在家母的良好教育下,现在表现的无处不像个山寨霸王,每天零食有:腰果,开心果,香蕉,苹果,西瓜,梅子,薯片,榛子,山楂和黑芝麻煳,我觉得家母非常有才。不过她在窝窝头面前极度傲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窝窝头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起来好好吃哦。

某日,吞吞跟吞妈说了一个女生被包养,过着幸福二奶日子的故事。男方声名显赫,女方温柔可爱。
吞妈说:哎,不是蛮好的么,男才女貌啊,要包你咱们也去……
话说到此,吞妈停了一下,看了看吞吞,说:不过估计你这样也没人包,好像又黑了么,算了,我就不做这个梦了…

某日,我和爹娘出去逛街,我和我爹并排,我娘走在后面。我拐着我爹,整个人依附在他的膀子上。说:我像不像你的小蜜?
我爹甩了好几下膀子,说:谁要你这么丑的小蜜!

-后记-

吞吞故事番外篇
吞妈:你好像真的黑了不少啊,你到新加坡干嘛的啊?
吞吞:我走之前就这么黑,学车学的!
吞妈:是么?这么黑?你真黑啊…哎哟,真黑…

我的故事番外篇
我爹非常辛苦的把我的手甩掉,回过头直奔家母而去…

谁家的八卦在飞?

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的那场比赛,我是睡足了上半场后被蚊子咬起来看的,夹带着强大的起床气,我专注着跟吞吞开鸟粪联盟首届粪代会,所以人是怎么摔的,点是怎么判的,球是怎么罚进去的,我一概都木看到。说时迟那时快,随着正和我音频的帅哥一声惊叫:Goal,Goal!黄海豚就嚷嚷开了。不过这个插曲只让我明白了一个事情:就是CCTV的转播比欧洲的直播要慢上了若干秒,也让我明白了为啥以往若干次帅哥在msn上叫唤的都特别精准,指谁谁进。CCTV,请把我打赌输掉的不计其数的北京烤鸭还给我!

第二天,我也就甲醇一下,把msn的签名换成:“黄健翔怎么不在罚点球的时候唱生日歌呢?”,于是msn上的男男女女都跟我理论起来,流氓洲劈头就说:老黄昨天晚上肯定赌球了。这个理论受到了其他十几个男生的拥护,无一例外,每个人都口口声声指称他一定是赌球赌大发了,连我姐夫都转了篇郑钧的博客作为证据支持赌球理论。相反,女性们则以小绒球为代表,显得侠骨柔情了许多。小绒球的签名是:永远的意大利,老黄,我们挺你!另一个黄毛丫头更是神经兮兮的跟我说嫁人就要嫁黄健翔这样的人。不过姐姐我劝你,嫁他,你也得是意大利或者张海豚才行,如果不幸成为澳大利亚,还是回去找你的大使馆哭吧。

前些日子德国和瑞典互踹的时候,我和陆同志小赌怡情,如果德国赢了,他就要负责烧饭给我吃。就为了顿还不知道哪个世纪才能等到的晚饭,我还着实在电话里鬼抽鬼叫了一番。所以,如果是张靓影跟老黄赌:意大利赢了,我就嫁你!那么他这么吼俩嗓子,也实在是太平常了。

昨晚上,我妈给我打电话,很神秘而八卦的跟我说,黄健翔的妈妈告诉她,张靓影之所以在现代快报上写球评完全是照顾到黄健翔的面子。这显然是一番没有逻辑的话。于是我继续问,为什么照顾黄健翔的面子,她就要给现代快报写球评?就这个质疑,我妈给出了三个版本:1.0是黄健翔跟现代快报关系好;2.0是张靓影跟黄妈妈关系好,黄妈妈跟现代快报关系好;3.0是黄妈妈住在南京,而现在快报是南京的地方报纸。当这个说辞发展到3.0版本的时候我就知道靠谱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了。

而关于她认识黄健翔老妈的事情,我妈已经跟我说了不下十遍,这充分表明了当人民大众有机会接触到八卦中心的时候,连我妈这种4.0加强版的球盲也照样一场不拉的看比赛,一份不少的读现代快报。而关于球赛,我妈跟我进行的最后技术交流就是:足球有没有像乒乓球一样的混双啊?我回答她:怎么混?是混血来踢,还是男女混合踢?

说起混血,我前天就在喜来登被一个混血小帅哥狼吻了。事情是绛紫的,我和老头子在吃自助餐,在卫生间看到个小帅哥被他的妈妈放在换尿布的台子上,摇头晃脑的甚是可爱。我一时春心大发,靠近他说了声Hi,没想到他用肥嘟嘟的小手抓住我的膀子,起脸就在我的腮帮上印了块大大的口水。所以如果是混血足球赛,个么我还是可以看看的。

说起来,今天晚上终于等来阿根廷了…这一战谁会被灵魂附体呢?是克雷斯波,萨维奥拉,里克尔梅还是梅西呢?从外貌来看,我还是觉得索林被巴蒂附身的可能性比较大…

谁家的红牌在飞?

上篇博客出炉后,我第一个就受到了泡泡同志的攻击,他的原话是:你真是个天才,看球居然能看成这个德性!我下意识摸了摸熬夜看球左腮帮子上冒出来的一颗小红豆委屈不已…当天晚上我崭新的世界杯小抄上就大大地写上了两个名字:特内里奥和德尔加多,虽然我完全没有概念这两个人何时在哪场比赛中现过身,还是抱着恭敬的心情抄了下来。泡泡发名字过来的时候痛心疾首的说:你一定要记啊一定要记,这样你明天才好吹…

然后我的msn上雷锋就开始泛滥了,收到若干封信息,都是一坨我只能看出来是外国人的名字。还有一小伙子把卡卡写成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雷特,居心叵测,不知道是来给我补习知识还是想恶整我?下次碰到这种恶意羞辱我的,直接红牌拖下去剁了…

今天我又拖着个大大的黑眼圈来上班了,周五看了阿根廷和荷兰,周六看了意大利,昨晚又看了巴西。个么世界杯就不能在离中国时区近一点的地方举办嘛?或者让卡卡们都在九点那场比赛出现?这不,我左脸上的那颗小红豆今天终于发芽开花,迅速成长为北斗七星阵…

周六,我正在给面对一台无信号电视的Mickie直播葡萄牙的比赛,我爹来电了。双方在电话里激烈的沟通了本周球赛的重点要点,最后在对范佩西,小罗,卡卡,里克尔梅的喜爱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在对周五阿根廷和塞黑的比赛上,我爹大赞踢得很好,却一个人名也喊不上来;我认为大家都磕了摇头丸不睬刹车,却直勾勾的盯着早以烂熟于心的几个球衣号瞅…电话的背景音很吵杂,家母在对面又叫又跳要抢话筒,以重复她一周多次的对大龄未婚女青年的谆谆教诲。幸好家父正侃在兴头上,跟我说卡卡的老婆有多么多么的漂亮,无故剥夺了我娘的话语权。

本周最失败的举动之一就是熬夜看了周六意大利和美国的比赛,三点啊!三点啊!乌龙后卫叫一个烂字,满场红牌黄牌乱飞,虽然那个被肘子顶伤的球员挺可怜的,我还是特别没道德的半夜坐在床上都快笑断气了。

除去神经病世界杯,本周另一大盛事就是我看见小鸟上电视啦,还是上超级女生,去给刘悦二十进十的比赛和声。电视上的小鸟,可爱极了,为了这事儿,昨天我和吞吞在msn上一直花痴到凌晨三点,最后决定成立个粉丝团体,刘悦的粉丝貌似是叫月饼,那我们就叫鸟粪吧。

重博

昨天我在家裡追杀一只大蟑螂,不知怎的就开始想起写博客的事情。估计我的博客近期久不更新,应该也开始蜘蛛结网爬蟑螂了。

今天我决定说说家母。上周,她残忍的抛弃了我和我爹,一个人上云南逍遥自在去了。临走前还剥削了我买来装可爱的米奇阳伞,以至于前周末我回苏州的时候只能冒着风雨拖着个大箱子抱头乱窜。

接着,她在云南的七天间,就彻底玩疯了。基本上处于电话不接饭店找不着人的状态,只是偶尔在极不着四六的时间发来不靠谱的短消息,摘抄如下:

“我在云南,盛产精油,适合丰胸和促进食欲,要买不?”

我说妈呀,我要是再增进食欲,估计就连盘子带碗一块儿吞了,我爹大概会第一时间跑去吐血吧。所以我见客户的时候偷偷从桌子下面摸出手机来,回了几个字:“太贵,勿买。”

“银饰很漂亮,特别是挂坠,我准备买一打,要买不?”

我妈这招相当高,估计是怕回家了被我爸责怪乱花钱,所以她只要是买东西,必然会发条短信给我顺便加上个后缀:“要买不?”,轻而易举把买回来的东西都挂在我名下。我收到短信时还在客户那,只好求新求变的回了个“勿买,太贵。”

“我在玉龙雪山海拔4505米的山上给你们发信息,向你们问好!祝福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条短信显示的接收时间是半夜3:07分,我早晨起床看到时大惊:也太前卫了,半夜跑出去爬雪山,她以为她是藏羚羊啊。结果打电话问我外公才弄清楚,原来是老人家她早晨群发短信时把我漏掉了,山爬完了,半夜八十分打到一半,突然想起了我,就非常及时的给我补上了…

”下午到花卉市场,想要买什么样的花?我夜里1:30到南京,到时候给我电话吧!“

我一直琢磨她准备怎么把鲜花空运回来,不过后来她还真买了好几打回来,运输方式不详…我倒是很认真地喝了咖啡开始等半夜两点给她打电话。等到十一点,实在很无聊,就给我爸挂了个电话,我爸琢磨着已经开始梦游了,口音模糊的说我妈的飞机10:30就已经降落禄口机场了。好嘛,原来是少输入了个0,又给涮了一把。只可惜我灌下去的两杯espresso,我只好瞪着大眼度过无所事事的漫漫长夜。

后来我把我妈的短信语录汇总给阿呆看,他总结说:我遗传自我妈的不着边际占了我基因的大部分。我于是就打电话回家给我妈抗议,正逢她在整理家中文件,找出我小时候的一份东西来读给我听。

大概情况是,我爸在我小时候特别的凶悍,我又顽皮的有点让人伤心,闯祸那就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在劝说若干次无果的情况下,我爸通常就直接升级到用暴力手段来教育我。还好我妈经常唱唱白脸,我也就是偶尔被黑脸痛打一顿,断几根尺子而已。可是我七岁那年,我妈被安排长期出差,一向溺爱我的外公顿时觉得天都快塌了,按我当时的淘气程度,一定会被我爸给活活打死。外公就特别关照我妈即便是身在远方,也一定要时常关心我的死活。于是,我妈就千里迢迢从深圳写了封信给我爸。最出彩的一段就是:

毛主席和无数共产主义先锋教导我们,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向寒冬一样的严酷。张同志(我爸)的女儿(也就是我),虽然很可恶,但是也应该归纳为同志内部矛盾,应该以坑蒙拐骗为主,严肃教育为辅,不能按照对待敌人那套打打杀杀的方针来对待。

我爸顿时就心软了,我也就生龙活虎的一直活到我妈出完长差回来,家里存货的尺子一根都没断。言而总之就是,我妈为了我没有缺胳臂少腿的活到现在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不过,下次我再不着边际的时候,不要怪我,去找我妈。

怒了

世界睡眠日那天,我潜心在家研究applicable law,完全忘了给瞌睡虫们庆生。这就埋下了祸根,以导致我在世界睡眠日接下来的一周中,完全被睡觉这件事情搞得很恼火。

周五那天,我妈这个非常称职的二报大队长,通过短信这等隐蔽的方式,跟我汇报说我老爸在跟我生气,因为我最近很少往家打电话,都是等他打过来,他觉得很没面子。据说还发下重誓:坚决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截止我妈发短信时止,家父已经坚守誓言一周,据说已有快破功的迹象…其实也不能怪我,谁让我每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都不在家呢;再说,他总是会在深夜往我的座机上打电话突击检查我是不是出去疯玩了,啧啧,心机很重啊。不过既然老爹都生气了,还是有必要打电话回去安抚一下。所以我就抓了本杂志躺在床上吃毛栗子,准备等九点整钟声敲响的关键时间连线南京。

结果……等我再度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带着眼镜,右手抓了杂志,左手抓了扔毛栗子的塑料袋,以非常扭曲的姿势爬在被子上,屋内灯火通明,窗外漆黑一片。我擦了擦口水,决定还是打个电话回家。一看手机吓一跳,凌晨2:14,只好翻身继续睡了。只可惜我得罪过的瞌睡虫们决定开始造反,让我辗转无眠了若干小时。周六这天毫无亮点,我的脑袋瓜子里彷佛有一大堆格格巫,冲着我的耳朵大喊:“罢工!罢工!”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周日是康同学公务员考试,我答应把我彪悍的气场借给他的。失去了强大气场支撑的我,自然特别的萎靡。半夜浑浑噩噩躺在床上时,唯一想到的是明天去做个瑜伽滋补一下。霍霍,这般迷糊时迸发的想法自然也被瞌睡虫们偷听了去。

于是……

等我周日终于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美丽温柔的瑜伽老师早已离我远去…我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周中,我不用头脑思考问题,以防被别有用心的瞌睡虫们听了去造反。

故事到这里没有完,周日的晚上,天时地利人和,我居然在十点半就关了电脑,等待睡神召唤。

然后……

20分钟后,我的手机开始短信声铃声大作,内容只有一个:亲爱的小姑娘,和你交个朋友好吗。等收到的短信已经百来条后,我彻底崩溃了。回了其中两条,才弄明白:原来是一个小姑娘半夜没事干,打电话去江苏交广网交友,称自己寂寞无比,渴望被爱。最最重要的是,留下的是我的手机号码!这就不难解释为啥我收到的短信大多咸湿无比:“深夜我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你的人一定就像你的声音那样的空灵”,“能在美丽的夜晚结识美丽的你,是一种缘分”。哎,男人追女孩子,手段也不过尔尔。见这短信毫无消停的迹象,只得关了手机了事。

今天早晨开机,延绵不绝的短信又涌了进来…我发誓,以后我要是生个女儿半夜不睡觉随便往电台打电话交友,我就打断她的腿!

生日礼物

外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锦湖吃饭,俺倒腾了一束花让花店的人送到饭店,然后从各个角度拍了五六十张“外婆和花”的照片。俺娘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倒腾了一堆百合。搞得我妈这数十天回家不做饭不扫地,就是翻来覆去的捣鼓那些个花,急得饿肚子的爸爸直打电话来叫嚷。我真是喜欢我定花的这家花店,量多分量足,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昨天晚上接到外公的短信+电话,特别规定我不能在他即将到来的八十大寿上给他惊喜,看来大家对我送花是审美疲劳了。我于是昨天晚上就失眠了,嘀咕了半天到底准备什么礼物,我得想出个有极有创意,别人都跟不上我步伐的东西。

为了让外公戒烟,我曾把我们家的电脑装满了各种大中小型游戏给他老人家抬过去了,我妈回来暴跳如雷,说我剥削了她打连连看的权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是为了外公的戒烟大计,我用双面胶在外公家的所有门上都贴上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大红告示,后来想当然的被我爸暴打了一顿,我贼委屈,他就这样亲手毁掉了一个极有前途的街道办事处女主任。

我还送过旧手机两个,新手机一个,文曲星一台,数码相机。大家还没有发现么,我的外公是个数码爱好者,干脆这次送个音响好了。

说起生日礼物,我不得不叹息我们真是没有创意的一家人。

在我十岁的重要生日上,家父送了我一个肉包子,家母送了一杆笔,红色的那头还写不出来,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蒙尘许久。此外我还收到过波力海苔,哈达,鸭子,一只长的像猪的绵羊玩偶,一个观察昆虫的放大镜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自我二十岁以后,我爸就贼精儿起来,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不管我是否还睡得昏天黑地,就胡乱亲一口,折合算礼物。

好吧,最近没啥追求,攒钱买音响。

拾搭一下

这个星期有点鬼打墙,人们在msn上跟我聊天的语气都是一样的。女人们上来的第一句话通常都是“阿有什么八卦?”说实话,上周是忙得乌烟瘴气,回上一句“没有”后,又通常会被问“你怎么能没有八卦呢?”或是很饥渴的来上一句“你要满足我…”。男人们的第一句话通常是“你怎么能不写博客呢?”,我只好回“因为跟某个美女甜蜜同居中,没时间写”,对方的回答一定就是“照片呢?照片呢?”外加一长串的感叹号。老娘我可不是好惹的,时不时倒腾出句“美女在洗澡”,“美女在床上”“美女在脱衣服”等等惹得一堆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干瞪着大眼,在msn上以泪洗面…

不过我是真的忙,总结来说就是除了情人节那天没人找,其他时候都没闲着。袁姐姐在连续给我打了三晚上电话以后,终于扛不住思念我的冲动,周四晚冲过来陪我住了,此后的三天,我们就厮混在一起吃喝玩乐,直到周六下午逛街中的一席电话把我拉去无锡工作。

周六是家母的五十岁生日,没法回家陪她,只好拜托闫美女定了束花。五十支,据说放了一桌子…不管怎么说,我爸偷偷跟我说我妈看到花后傻笑了大半夜,并且礼拜天一大早起来逼迫我爸送她个大钻戒。好吧,亲爱的爹,对不住了,给你完成工作创造了更高的难度。

今天袁小妞回南京了,我又孤家寡人鸟。这个周末有没有美女过来和我同居啊?瞪大眼睛盼望中…

题目上的这句话是马克小朋友在msn跟我的经典归纳,一阵见血的概括了情人节的本质所在。当所有的巧克力,玫瑰,晚餐,套房等具体概念抽象化,再情人的节日都变得无聊。劫财劫色什么时候都好,还等2.14吗?

这几天,我始终以怨妇形象出没于各大博客中上窜下跳,有情人的小朋友们日程表都贴的满满的,情人节计划都具体到小时。我以为我的暗示意味相当明显,如果有哪个好心人不小心看见我无病呻吟,说不定会发发善心寄点巧克力阿,蛋糕阿,糖果阿之类,再不济,咸肉,火腿等土特产也可以。

结果大失所望。唯一一束花,仍然被送了玫瑰,匿名,还不是交给我,而是被寄到了我南京的家。这束玫瑰就像一块炼金石,我一共在msn上跟三个男人说起这事儿,三个人均在沉默若干秒后哭天呛地的拍胸脯说这花就是他送的,而三人无一能报出我家的具体地址,啧啧,现在的男人,心机多重。

晚上我妈毫不例外的给我做恋爱心理教育工作,我边拆一盒巧克力边漫不经心的应声,不知是声响太大还是老妈耳朵太尖,她一下就揭穿了我正在拆的饼干实际上是一盒热量极高的巧克力的事实,于是我的晚间娱乐也被剥削了…

昨天在咳嗽,结果不仅在公司费尽口舌,还于早晨、晚上和半夜分别接到情感倾诉电话各一,半夜两点挂掉最后一番的时候,嗓子都冒烟了。我觉得我可以开个情感热线了,没办法,女生们都喜欢我。

结婚这东西

前段时间在当当买了本渡边淳一的书《男人这东西》,说的太靠谱了,女人看了定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今天给自己起了这么个题目,起因是在网上碰到一大学同学今年六月要结婚了。结婚,这个话题,在我步入本命年的当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本来在中国男女比例已经达到130:100的今天,女人该是不烦了,却老有些小伙子们,喜欢在耳边灌输关于女人年龄和身价成绝对反比的理论。

昨天居然还真出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姐终于从她BF,目前已成功版本升级至准未婚夫的家乡飞回来。一小姑娘,在湖南干点啥不好,多吃多看多瞻仰毛主席。她八成被夫君家的热情给吓到了,回来就一时不停的把我爸妈她爸妈凑合在一起开始疲劳轰炸。我爹娘及大伯大妈居然还真瞪大眼睛听我姐做了长达若干小时的耳提面命,与会人员激烈的探讨了关于婚礼准备,结婚后能否和公婆同住,小孩谁带等一系列对我而言极为不靠谱的问题,然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据我妈昨天在电话中给我转达的会议精神,与会的五人中,我姐一家三口对我爸妈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特别指出我爹在对待我婚姻大事上的态度极为草率。起因是,介于我爹对我恋爱一事毫不关心,在此举遭到质疑后,我爹便抛出了:“反正结婚后还能离婚”的言论,引起了渲染大波。昨天的议题之一就是强烈要求我爹对我的私生活进行严格干预,如有必要,还要家庭会议讨论。

当然,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我爹就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信念,对我的社交生活一向听之任之。除此以外的全家人都对我要结婚这件事抱了热烈的饥渴的却又不靠谱的不现实的希望,我极度不舍得打击我外婆的积极性,不过,您那给我孩子织的毛衣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有些事情,说不了太透彻,婚姻就属于其中一件。到头来似乎是与爱情完全没有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除了柴米油盐、开支负担、工作晋升、存钱买楼等实打实的预算外,还有日后两人间的话题权、姻亲关系处理,再不济,还有婚外情的预防…

正如要观察生活在痛苦和快乐中的坩埚中冶炼的过程时,不可能带上一副玻璃面具一般,也就难免被硫磺的浓烟熏得头晕眼花。此种毒物特别难以捉摸,要了解其毒性,非以身试毒不可;这种病症又非常奇怪,若想弄清其病源,非得先传染上不可。

婚姻成本好大,但每逢过年过节,中国人还是要以家为单位聚众娱乐,八卦和赌博,可见结婚的必要。

不管怎样,愿所有单身的人单身快乐,所有结婚的人婚姻幸福,我,不被家人轰炸。

V3崩溃鸟

我刚买回来的V3就崩溃了,其症状为:不打电话时听筒有啸叫,屏幕闪的我眼睛疼,打1861接通后按任何键都没反应。我好生郁闷,就像刚纳进家门的小妾,还没宠幸两天,突然就不尽义务了。昨天,我依依不舍的把她托付给家母,送去检测中心了。

我认识的别家妈妈都是外强内敛,唯独俺们家老佛爷是在家作威作福,在外面却温柔的像只小白兔,可怜我老人家一大中午的还要撕破我在众人面前知书达理温文儒雅的形象扯着嗓子和检测中心的人吵架。还好还好,明天安排退款。

好了,刚进家门的小妾罢工,我还得养着精气神再纳个二房回来。中午刚准备撂下阿三的电话,他来了句:不能只买漂亮的手机。这话说的我气不打一处来,把早晨听“我是你的,我是你的”的怒气全发他一人身上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纳她进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二奶光好看不实用,尽义务全凭高兴不高兴?

motorola哪个国家来着的?这西方女人就是不好搞,改明儿我找一亚洲二奶。sony ericsson?不知道这混血的会不会基因突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