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家父


紧张大师们

最近我的小宇宙就如同冰火九重天,时不时神来一笔,撞得人仰马翻。

我可怜的Social Security Number啊,大概是寄回老家了吧,为何兜转了两个多月还没收到。我23号Ebay上买的破书啊,为何29号买的都已经到了,你还不知在哪里兜转。我心仪的神仙水啊,为何你还没有进Sasa的仓库?

上一次把iPhone跟outlook同步的时候把所有人的号码都弄丢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打回国去问我姐在美国的号码。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不知怎么的传着传着就变成:我被抢了,手机手提都挂点了。于是,我爹在周日大清早,完全不给我睡回笼觉的时间,就把我从床上轰起来,质问我是不是遭遇不测。这对叔叔阿姨大概觉得他们的女儿与歹徒殊死搏斗,生命垂危呢…所以我说,天下的父母太有想象力了。

我知道…那个啥…自从我来美国后,我爹就把我的博客设置成了他的主页,我外公还向我详细解释目前网络上最先进的人肉搜索,八卦了一堆什么人肉二奶信息结果把无辜女孩的照片人肉出来的故事,试图说服我不要随便在博客里贴照片。所以各位潜水天涯娱乐八卦和杂谈的人士,你们跟我外公是一挂的…

摘抄家父家母发来的聊天记录数句,自我娱乐。

-你今天也讲好的晚上9点钟和家里视频聊天的,你爸爸等了你也没有聊天,你是不是想气死你的爸爸呀!!!

-如果你的晚上有时间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你老爸中国时间早晨7:10分下楼,从昨天晚上发完短消息开始,就不停的唠唠叨叨,为什么不来电话…为什么不发短信息……为什么手机一接你的电话就听不到声音…你说他反复问我,我怎好回答。真是老烦人的!

-窝窝头打电话说:你到美国时,没有和他联系上,他急的要死啦。你为什么会呢? 你不会看上美国的学长了吧。

-今天中午和孙新的妈妈在一起吃饭,孙新说:王力宏的爸爸是你们学校的教授,你找他爸爸再找到王力宏搞到一个他的签名。

家母:你在干吗?
我:买了个书橱,等下去搬,就20刀…还买了个计算器,国内要400多,这里就29.8。好开心。
家母:你是捡破烂的吗?

-早上接你的电话,忘了厨房在烧饭,待20分钟电话接完,稀饭已经烧成糊锅巴,好在还有面食抵挡,没将你的老爹饿着。

-你爸爸说:你整天看书不会成书呆子吧?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我娘在MSN上居然还用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动画文字,跟她聊天,一会儿蹦出来只狗,一会儿跳出来个小姑娘转两圈,眼睛都快闪瞎了。好马同学说用聊天表情的频率和人的年龄成正比,真是一点都不错。

某日,吞吞跟吞妈说了一个女生被包养,过着幸福二奶日子的故事。男方声名显赫,女方温柔可爱。
吞妈说:哎,不是蛮好的么,男才女貌啊,要包你咱们也去……
话说到此,吞妈停了一下,看了看吞吞,说:不过估计你这样也没人包,好像又黑了么,算了,我就不做这个梦了…

某日,我和爹娘出去逛街,我和我爹并排,我娘走在后面。我拐着我爹,整个人依附在他的膀子上。说:我像不像你的小蜜?
我爹甩了好几下膀子,说:谁要你这么丑的小蜜!

-后记-

吞吞故事番外篇
吞妈:你好像真的黑了不少啊,你到新加坡干嘛的啊?
吞吞:我走之前就这么黑,学车学的!
吞妈:是么?这么黑?你真黑啊…哎哟,真黑…

我的故事番外篇
我爹非常辛苦的把我的手甩掉,回过头直奔家母而去…

老爸的生日

原定计划是今天把礼物快递过去给家父,结果周日致电家母时才知道我爹飞北京开会去了,让我的惊喜计划胎死腹中。我们楼里ups的送件员帅死了,个高且很man,完全是我的type。以前么,快件都轮不到我寄,只能在电梯里眼睁睁看着他在25层左右绝尘而去。本来想,若是我在给我爹礼物的时候留我的手机号码,ups帅哥会不会也心存好感,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呢?这简直就是旷世奇缘啊奇缘旷世。周日一大早我就把寄件单写好了,电话号码处恨不得用荧光笔多描两遍。结果我妈就这样破灭了我的这出人间佳话。

既然ups赶不及,就直接让朋友从香港直接寄了。快递刚发,正喜滋滋的在网上跟林妹妹吹嘘我是孝女的典型,她就说他老公生日寄给她的施华洛世奇快递到她手上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一个忧郁的蓝色小袋子。于是乎,我的强迫症就爆发了,晚上做梦都梦到一个穿着快递公司衣服模样的人偷拆我的包裹。于是周二当天,我一共打了五个电话给快递公司,还不断在msn上搜寻我爹同事的身影。接着我又开始频繁骚扰我妈,终于她在被我逼疯后,答应帮我打电话给我爹探探口风,直到确定领带夹,小包,中包,大包,特大包,包装盒都在,我的小心肝才恢复跳动。

晚上我爹发短信来说Thank you,我说nothing;他说checked the gift, nice, i like it. 我说happy birthday。两毫秒以后,家母的醋坛子就打翻了,短来质问:“两个肉麻的人在用外语聊些什么!(你爸猜你送他的礼物值500……)。”

我很感动来着,我当时一直在设想两个版本,1.0是我回家的时候我爸会拿着礼物问:喂,你送的这个是个什么东西。2.0版本是我爸还算英明的举着领带夹说:这个东西,要50块钱的吧…这种惨剧是有先例的。当年他从台湾回来,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唯独漏了我,在我的一哭二闹下,扔给我一瓶据说是“精心” 给我挑选的礼物,背面赫然印着:aftershave cream,还死不承认是免税店的BA送他的sample。还有一次,被我发现偷用的精华液而跳脚时,很鄙视的说:这个,十块钱卖我我都不要,一点都不滋润!

当然啦,今天是老爸的生日,虽然他抛弃了我和我妈去北京逍遥自在了,我还是要大声说一句,生日快乐!

谁家的红牌在飞?

上篇博客出炉后,我第一个就受到了泡泡同志的攻击,他的原话是:你真是个天才,看球居然能看成这个德性!我下意识摸了摸熬夜看球左腮帮子上冒出来的一颗小红豆委屈不已…当天晚上我崭新的世界杯小抄上就大大地写上了两个名字:特内里奥和德尔加多,虽然我完全没有概念这两个人何时在哪场比赛中现过身,还是抱着恭敬的心情抄了下来。泡泡发名字过来的时候痛心疾首的说:你一定要记啊一定要记,这样你明天才好吹…

然后我的msn上雷锋就开始泛滥了,收到若干封信息,都是一坨我只能看出来是外国人的名字。还有一小伙子把卡卡写成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雷特,居心叵测,不知道是来给我补习知识还是想恶整我?下次碰到这种恶意羞辱我的,直接红牌拖下去剁了…

今天我又拖着个大大的黑眼圈来上班了,周五看了阿根廷和荷兰,周六看了意大利,昨晚又看了巴西。个么世界杯就不能在离中国时区近一点的地方举办嘛?或者让卡卡们都在九点那场比赛出现?这不,我左脸上的那颗小红豆今天终于发芽开花,迅速成长为北斗七星阵…

周六,我正在给面对一台无信号电视的Mickie直播葡萄牙的比赛,我爹来电了。双方在电话里激烈的沟通了本周球赛的重点要点,最后在对范佩西,小罗,卡卡,里克尔梅的喜爱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在对周五阿根廷和塞黑的比赛上,我爹大赞踢得很好,却一个人名也喊不上来;我认为大家都磕了摇头丸不睬刹车,却直勾勾的盯着早以烂熟于心的几个球衣号瞅…电话的背景音很吵杂,家母在对面又叫又跳要抢话筒,以重复她一周多次的对大龄未婚女青年的谆谆教诲。幸好家父正侃在兴头上,跟我说卡卡的老婆有多么多么的漂亮,无故剥夺了我娘的话语权。

本周最失败的举动之一就是熬夜看了周六意大利和美国的比赛,三点啊!三点啊!乌龙后卫叫一个烂字,满场红牌黄牌乱飞,虽然那个被肘子顶伤的球员挺可怜的,我还是特别没道德的半夜坐在床上都快笑断气了。

除去神经病世界杯,本周另一大盛事就是我看见小鸟上电视啦,还是上超级女生,去给刘悦二十进十的比赛和声。电视上的小鸟,可爱极了,为了这事儿,昨天我和吞吞在msn上一直花痴到凌晨三点,最后决定成立个粉丝团体,刘悦的粉丝貌似是叫月饼,那我们就叫鸟粪吧。

怒了

世界睡眠日那天,我潜心在家研究applicable law,完全忘了给瞌睡虫们庆生。这就埋下了祸根,以导致我在世界睡眠日接下来的一周中,完全被睡觉这件事情搞得很恼火。

周五那天,我妈这个非常称职的二报大队长,通过短信这等隐蔽的方式,跟我汇报说我老爸在跟我生气,因为我最近很少往家打电话,都是等他打过来,他觉得很没面子。据说还发下重誓:坚决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截止我妈发短信时止,家父已经坚守誓言一周,据说已有快破功的迹象…其实也不能怪我,谁让我每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都不在家呢;再说,他总是会在深夜往我的座机上打电话突击检查我是不是出去疯玩了,啧啧,心机很重啊。不过既然老爹都生气了,还是有必要打电话回去安抚一下。所以我就抓了本杂志躺在床上吃毛栗子,准备等九点整钟声敲响的关键时间连线南京。

结果……等我再度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带着眼镜,右手抓了杂志,左手抓了扔毛栗子的塑料袋,以非常扭曲的姿势爬在被子上,屋内灯火通明,窗外漆黑一片。我擦了擦口水,决定还是打个电话回家。一看手机吓一跳,凌晨2:14,只好翻身继续睡了。只可惜我得罪过的瞌睡虫们决定开始造反,让我辗转无眠了若干小时。周六这天毫无亮点,我的脑袋瓜子里彷佛有一大堆格格巫,冲着我的耳朵大喊:“罢工!罢工!”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周日是康同学公务员考试,我答应把我彪悍的气场借给他的。失去了强大气场支撑的我,自然特别的萎靡。半夜浑浑噩噩躺在床上时,唯一想到的是明天去做个瑜伽滋补一下。霍霍,这般迷糊时迸发的想法自然也被瞌睡虫们偷听了去。

于是……

等我周日终于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美丽温柔的瑜伽老师早已离我远去…我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周中,我不用头脑思考问题,以防被别有用心的瞌睡虫们听了去造反。

故事到这里没有完,周日的晚上,天时地利人和,我居然在十点半就关了电脑,等待睡神召唤。

然后……

20分钟后,我的手机开始短信声铃声大作,内容只有一个:亲爱的小姑娘,和你交个朋友好吗。等收到的短信已经百来条后,我彻底崩溃了。回了其中两条,才弄明白:原来是一个小姑娘半夜没事干,打电话去江苏交广网交友,称自己寂寞无比,渴望被爱。最最重要的是,留下的是我的手机号码!这就不难解释为啥我收到的短信大多咸湿无比:“深夜我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你的人一定就像你的声音那样的空灵”,“能在美丽的夜晚结识美丽的你,是一种缘分”。哎,男人追女孩子,手段也不过尔尔。见这短信毫无消停的迹象,只得关了手机了事。

今天早晨开机,延绵不绝的短信又涌了进来…我发誓,以后我要是生个女儿半夜不睡觉随便往电台打电话交友,我就打断她的腿!

生日礼物

外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锦湖吃饭,俺倒腾了一束花让花店的人送到饭店,然后从各个角度拍了五六十张“外婆和花”的照片。俺娘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倒腾了一堆百合。搞得我妈这数十天回家不做饭不扫地,就是翻来覆去的捣鼓那些个花,急得饿肚子的爸爸直打电话来叫嚷。我真是喜欢我定花的这家花店,量多分量足,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昨天晚上接到外公的短信+电话,特别规定我不能在他即将到来的八十大寿上给他惊喜,看来大家对我送花是审美疲劳了。我于是昨天晚上就失眠了,嘀咕了半天到底准备什么礼物,我得想出个有极有创意,别人都跟不上我步伐的东西。

为了让外公戒烟,我曾把我们家的电脑装满了各种大中小型游戏给他老人家抬过去了,我妈回来暴跳如雷,说我剥削了她打连连看的权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是为了外公的戒烟大计,我用双面胶在外公家的所有门上都贴上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大红告示,后来想当然的被我爸暴打了一顿,我贼委屈,他就这样亲手毁掉了一个极有前途的街道办事处女主任。

我还送过旧手机两个,新手机一个,文曲星一台,数码相机。大家还没有发现么,我的外公是个数码爱好者,干脆这次送个音响好了。

说起生日礼物,我不得不叹息我们真是没有创意的一家人。

在我十岁的重要生日上,家父送了我一个肉包子,家母送了一杆笔,红色的那头还写不出来,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蒙尘许久。此外我还收到过波力海苔,哈达,鸭子,一只长的像猪的绵羊玩偶,一个观察昆虫的放大镜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自我二十岁以后,我爸就贼精儿起来,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不管我是否还睡得昏天黑地,就胡乱亲一口,折合算礼物。

好吧,最近没啥追求,攒钱买音响。

元宵节不好玩,我一不喜欢吃汤圆,二不喜欢看晚会,三不喜欢放炮仗,所以这个节日对我来说就是毫无亮点。我就坐在床上对着盏大家都说很丑的蛤蟆灯傻笑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介于我身体贵恙并以此为借口没有回家过元宵,我爸打电话来慰问。以下是对话记录。

爸:你啊知道徐静蕾和韩寒好上啦?
我:…
爸:报纸上都说他们在用msn恋爱。最近报纸铺天盖地都是他们俩的消息。
我:…
爸:徐静蕾不是和王朔好的么,谁把谁甩掉啦?
我:…
爸:他们是姐弟恋吧?
我:…
爸: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艾,好好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分的。
爸:嗯,这是不是也跟你的恋情一样,每段都是无疾而终?
我:…

我的心情啊,用言情小说的风格来表示就是:头上飘着的那片乌云,此时哗啦啦开始倾盆大雨,淋得我的世界一片凄凉,无处藏身…用樱桃小丸子的画风就是:额间画过两道黑线 -_-\\ ,汗滴了下来…于是在我爸说出更惊世骇俗的话之前我找借口挂掉了电话。

我决定取消掉今天晚上的饭局和明天晚上的爬梯,回家掩面而泣。

结婚这东西

前段时间在当当买了本渡边淳一的书《男人这东西》,说的太靠谱了,女人看了定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今天给自己起了这么个题目,起因是在网上碰到一大学同学今年六月要结婚了。结婚,这个话题,在我步入本命年的当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本来在中国男女比例已经达到130:100的今天,女人该是不烦了,却老有些小伙子们,喜欢在耳边灌输关于女人年龄和身价成绝对反比的理论。

昨天居然还真出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姐终于从她BF,目前已成功版本升级至准未婚夫的家乡飞回来。一小姑娘,在湖南干点啥不好,多吃多看多瞻仰毛主席。她八成被夫君家的热情给吓到了,回来就一时不停的把我爸妈她爸妈凑合在一起开始疲劳轰炸。我爹娘及大伯大妈居然还真瞪大眼睛听我姐做了长达若干小时的耳提面命,与会人员激烈的探讨了关于婚礼准备,结婚后能否和公婆同住,小孩谁带等一系列对我而言极为不靠谱的问题,然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据我妈昨天在电话中给我转达的会议精神,与会的五人中,我姐一家三口对我爸妈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特别指出我爹在对待我婚姻大事上的态度极为草率。起因是,介于我爹对我恋爱一事毫不关心,在此举遭到质疑后,我爹便抛出了:“反正结婚后还能离婚”的言论,引起了渲染大波。昨天的议题之一就是强烈要求我爹对我的私生活进行严格干预,如有必要,还要家庭会议讨论。

当然,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我爹就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信念,对我的社交生活一向听之任之。除此以外的全家人都对我要结婚这件事抱了热烈的饥渴的却又不靠谱的不现实的希望,我极度不舍得打击我外婆的积极性,不过,您那给我孩子织的毛衣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有些事情,说不了太透彻,婚姻就属于其中一件。到头来似乎是与爱情完全没有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除了柴米油盐、开支负担、工作晋升、存钱买楼等实打实的预算外,还有日后两人间的话题权、姻亲关系处理,再不济,还有婚外情的预防…

正如要观察生活在痛苦和快乐中的坩埚中冶炼的过程时,不可能带上一副玻璃面具一般,也就难免被硫磺的浓烟熏得头晕眼花。此种毒物特别难以捉摸,要了解其毒性,非以身试毒不可;这种病症又非常奇怪,若想弄清其病源,非得先传染上不可。

婚姻成本好大,但每逢过年过节,中国人还是要以家为单位聚众娱乐,八卦和赌博,可见结婚的必要。

不管怎样,愿所有单身的人单身快乐,所有结婚的人婚姻幸福,我,不被家人轰炸。

这次high翻了

为了配合少数民族小美女的博客,我决定来对仗一下子。

周五晚八点精神抖擞的到达南京,周一凌晨一点快挂掉的回到苏州的家。谢谢一大帮朋友陪着high了两天,青山常在,绿水常流…

回家最大的收获就是能见到很多人,我喝口水一个个的说:传说中的羊小mm,看起来相当的温和,恬淡到不像酒吧挂,随时随地像要去参加公益事业;Raccoon的身份比较复杂,她是我的小学同学,Seph的女友,好像在场谁的中学同学,不过我们也是多年未曾谋面;然后么五子同学也算千呼万唤使出来,讨喜的小女生。

周五晚在半打,麦蒂不在,大家好像就都很安静,和沈文文八卦的义愤填膺,旁边三个男人耳朵伸很长也没听到。最后剩下我,小陆,公子和王宇,我提议去划船,他们不同意;我又提议把江苏饭店门口的桑塔纳开到玄武湖去划,他们也不同意;我提议打麻将,还是被否决,结果只有唱歌一个出路。4个人唱了一夜,又美美的吃了永和豆浆,早晨八点分头回家睡觉。

周六晚上搅场的麦蒂终于携老婆出现,顿时就热哄了,划拳,喝酒,筛子,开瞟,还有已经喝高了的叶公子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别桌抢来的三扎酒。

三点钟偷偷摸摸的回到家中,蹑手蹑脚走上楼以为没人发现,想起一个电话要打,就直接拿家里座机播了出去。快六点的时候,突然警觉楼下的座机有被拿起来的声音,此时主任还在那头讲的开心,被我无情打断:not convenient to talk,coz i think someone picked the phone up,talk to u later,bye.就挂掉电话。没想过了十分钟,我爸走上来,说要跟我谈心:不能这么迟回家啊,不能玩这么high啊云云。

最后,祝贺下我亲爱的老爹英语水平渐长,因为他早晨七点跟已经两夜没怎么睡觉的我聊完人生爱情事业出国后等等,帮我盖好被子,起立,出门,又探回头,坏笑着对我说:

If not convenient to talk,then don’t use home phone!

早起

这最后一年的大学生活,自从浦口校区搬回鼓楼我就一直住在家里。好的是没有熄灯时间,不幸是每天早晨六点就会准时被家父从床上拽出来。

今天我负隅顽抗了很久,最后还是战败在六点半。照例做完Pilates,吃早饭,现在就傻愣愣的坐在地上上网。

老爸说早起早睡身体健康,可苦了我这个夜猫子,偶尔挑灯到凌晨,六点就得起床。我和家母总结我爹死拖硬拽也要我们起床的深层次原因是他自己睡不着,所以他就把我和我妈统统拉起来陪他。所谓男耕女织,通常在我们家被解读为我娘准备早饭,他晨读英文。

这种惨桉三不五时就发生:他觉得热了,全家都跟着换凉席吹风扇开空调。他觉得冷了,就照例扔给我两条我已经多年不穿的毛裤。

对此我也总结出了一套对策。譬如说我从来不穿的毛裤,我会挂在门后,然后偷偷溜出门。斗争经验不足的时候常常被抓,因为他会趁着我出门的刹那来抓我的腿,看到底有没有穿的多一点,结果当然是被K一顿后乖乖加裤子。后来培养出了经验:从吃完早饭到整理东西离开家的速度得快,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出房门。等他发现我门后的衣架上多了一条裤子的时候,我已经闪人啦。这种对策只适用于记忆力不太好的家父,因为他到了晚上就会对于早晨曾经没逮着我加衣服的事情完全失意。

我常常讽刺他,记忆力那么差,我班主任的姓名一个礼拜要问3遍,为什么还要拖我们起来陪他读英语。反正也是记不住的,不如放弃了让大家都睡安稳觉。

因为这些很莫名的小事,一家人吵吵闹闹,每天上演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乐此不疲。

牢骚发完了,我学车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