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小三老师


谁家的红牌在飞?

上篇博客出炉后,我第一个就受到了泡泡同志的攻击,他的原话是:你真是个天才,看球居然能看成这个德性!我下意识摸了摸熬夜看球左腮帮子上冒出来的一颗小红豆委屈不已…当天晚上我崭新的世界杯小抄上就大大地写上了两个名字:特内里奥和德尔加多,虽然我完全没有概念这两个人何时在哪场比赛中现过身,还是抱着恭敬的心情抄了下来。泡泡发名字过来的时候痛心疾首的说:你一定要记啊一定要记,这样你明天才好吹…

然后我的msn上雷锋就开始泛滥了,收到若干封信息,都是一坨我只能看出来是外国人的名字。还有一小伙子把卡卡写成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雷特,居心叵测,不知道是来给我补习知识还是想恶整我?下次碰到这种恶意羞辱我的,直接红牌拖下去剁了…

今天我又拖着个大大的黑眼圈来上班了,周五看了阿根廷和荷兰,周六看了意大利,昨晚又看了巴西。个么世界杯就不能在离中国时区近一点的地方举办嘛?或者让卡卡们都在九点那场比赛出现?这不,我左脸上的那颗小红豆今天终于发芽开花,迅速成长为北斗七星阵…

周六,我正在给面对一台无信号电视的Mickie直播葡萄牙的比赛,我爹来电了。双方在电话里激烈的沟通了本周球赛的重点要点,最后在对范佩西,小罗,卡卡,里克尔梅的喜爱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在对周五阿根廷和塞黑的比赛上,我爹大赞踢得很好,却一个人名也喊不上来;我认为大家都磕了摇头丸不睬刹车,却直勾勾的盯着早以烂熟于心的几个球衣号瞅…电话的背景音很吵杂,家母在对面又叫又跳要抢话筒,以重复她一周多次的对大龄未婚女青年的谆谆教诲。幸好家父正侃在兴头上,跟我说卡卡的老婆有多么多么的漂亮,无故剥夺了我娘的话语权。

本周最失败的举动之一就是熬夜看了周六意大利和美国的比赛,三点啊!三点啊!乌龙后卫叫一个烂字,满场红牌黄牌乱飞,虽然那个被肘子顶伤的球员挺可怜的,我还是特别没道德的半夜坐在床上都快笑断气了。

除去神经病世界杯,本周另一大盛事就是我看见小鸟上电视啦,还是上超级女生,去给刘悦二十进十的比赛和声。电视上的小鸟,可爱极了,为了这事儿,昨天我和吞吞在msn上一直花痴到凌晨三点,最后决定成立个粉丝团体,刘悦的粉丝貌似是叫月饼,那我们就叫鸟粪吧。

Advertisements

周末

上周末回了趟南京,我火车票还没定上呢,吞吞就火急火燎的约了一定要见上一面。当然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因为我们两个女人在过去的四年中在同一个大学,以各种千丝万缕的网络相互关联着却从来没有碰过面。譬如她认识的柿子是我前前前夫,她的拉丁舞伴是我的闺房密友,她同约去打排球的珮珮是我最爱调戏的姑娘,她喜欢的Mebol是我干姐姐,她的放电拍档是我徒弟的老婆,我手上的绿幽灵来自她喜欢的水晶店,我上次回南京共餐的裴美女是她最爱的造型师。还有更多更多我们共同认识的人,每每俩人在网上交流八卦心得时,都会出现拍桌子敲板凳般的赞同场景。

就像所有网恋成功的男女一样,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见上一面,并且为了见证我们真挚的感情,还拖上两个见证物:小绒球和秋香,还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张部长一同出来K歌。我带了闫美女,她带了小雍,跟打架摆场子似的,真是够了。

我和秋香表演了高八度的《不得不爱》,那个女音,是我高音能够着但是又不会唱劈掉的最高点,估计再练练就完美了,等下次举办个什么《超级男女声》海选的时候,我一定携秋香同学高龄参加。

趁着大家唱歌的档儿,部长发现包间角落有个半球型装置,他说是摄像头,我一直以为是自动喷淋器来者,所以就有恃无恐的抓着还没来及逃遁的部长摆了若干个小可爱造型。结果今天上班作公车,居然发现了个一模一样的装置,果真是个摄像头,靠。那个谁下次去百家乐,一定让他们把我的装可爱大头贴还给我。

晚饭照例去新杂志吃照烧鸡腿,不知谁提议玩真心话打冒险。我一听就很来精神,因为我的小宇宙向来在这种时候光芒万丈,我总是在抓到生杀大权的时候问到我最想问的人最劲爆的问题,其余的时间则全部抓安全牌,看旁边的人自相残杀,并安然弄个小本子把所有爆出的八卦挨个记录,以备后用。玩到十一点,能深度挖掘的东西果然都给我倒腾出来了,气场能量加满格。

后来小绒球提议玩抓小猪,这个是我极度不爱的游戏,因为之前在大S家玩的时候我次次都是那可怜的小猪,还被不知哪个不要脸的在大冒险时要求拿着大S家墙上的古董剑大喊: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瑞!…不过当晚我还真是幸运,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当了小猪,只有我幸免。于是我非常愉悦的欣赏到了吞吞牌茶壶Show,部长甜蜜蜜脱衣舞Show,秋香拉丁show以及小绒球洗发水广告show。想看的同志可以直接联络主角洽谈演出事宜。

嗯哼,今天的工作还是很忙的,要写的精华却太多了。相信大家看到昨天那篇博客都会相当好奇:想知道周六夜裡都发生了什麽吗?想知道当事人之间有怎样的情感纠葛吗?想知道某些同志为什么欲言又止吗?想知道乱世佳人到底有多乱吗?敬请期待明天的南京零距离节目。

つづく

约摸是大一的时候,我走的是夺魂女杀手路线,终日以一身黑色出现在公修课教室的倒数第一排。据后来我的同学们回忆说,我在装酷期间身边通常还有一人,此人身高一百八,体重一百八,基本等同于一正方体。和一正方体一起上课、吃饭、行走,劲爆效果基本等同于旁边站着个吴彦祖。至此,我和这位在中学时早已相识了六年的正方体,就此结下轰轰烈烈的不解孽缘。

现在正式向大家介绍本篇博客的闪亮正方体,啊,不是,是主人公——姜丞。昨天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今天博客的主题和中心思想,说白了就是姜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点至少就很符合姜丞的要求,他一直迫切希望长头发的人类能在洗澡时脑中浮现出他的伟岸形象,男女不限。

说姜丞,就不得不先提提他们家那只叫豆豆的狗,那只狗是只流浪狗,我很喜欢。姜同学经常控诉我对他态度恶劣,却比较爱那只狗。其实刚开始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和珮珮去姜丞家的时候,我极其谄媚的巴结豆豆,可那只势利眼的狗只斜了我一眼就冲着珮珮的玉腿绝尘而去,我不就穿了夹板拖鞋和大T恤么。这也导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被豆豆唾弃的事情被当作八卦广为流传。不过后来他们家豆豆还是跟我打成一片,并会很乖的蜷缩在我脚边看着我和他主子胡说八道。当然,前提条件是,我必须穿着迷你短裙+高跟blingbling凉拖。每每我去看豆豆,它都会把它的宝贵收藏叼来强迫我跟它分享,譬如,一块破毛巾,一只拖鞋什么的。我强烈建议姜丞可以锻炼他去叼存折或是珠宝,这样我一定天天去报到。

在对女人的品味上,姜丞和他家狗保持了相当一致的路线,对波浪长发,蛮腰,穿衬衫,踏高跟鞋的女性有着特别的爱好,如果公修课让他去占位子,在所占座位方圆一米的视野中必然有符合以上任何一项条件的女生存在,至少从后来看起来像女生的人存在。安排游泳或是逛街买内衣等项目时,他亦是风雨无阻的。所以我经常性在找不到人逛街的时候都会拉上姜丞,声称去烫大波浪或是买比基尼,然后,声东击西…

姜丞的风格一向很多变,这点和我们所谓着名造型大师吉米有异曲同工之妙,忽肥忽瘦,转老返童。肥得时候胸和屁股一个size,一只大头飘在上面,活像打肿了的火柴棒,每每我都追随其后,都想送他D cup的内衣;瘦的时候则眉清目秀,肚子上勉强能找到两块腹肌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颓废时在公交车上会有小学生极尊老爱幼的给他让座;装嫩的时候也能把自己刷满绿漆,装成只刚被摘下藤的嫩黄瓜。这只嫩黄瓜也会偶尔往我徒弟身上一靠,惹得一票亲卫队扼腕叹息,从而得到个极其彪悍的外号——姜小鸟。

大三正值班上黑道风行,我和四个女生便毫无意外的组了个小团体,并起了个非常恶俗的名字:江南四大才子。等姜小鸟赶来时名额早已全满,但是为了不打击他对于混黑道的巨大渴望,我们还贴心的安排了个编外指标,从此,他便成了我唐伯虎身边第一红人——秋香。

和秋香在一起是极其快乐的事情,这点,我和吞吞,也就是嗷嗷待哺等待我写这篇博客的美女,昨晚在msn上的一致结论。因为据吞吞小姐说,他是拉丁舞班上唯一很阳刚的男人,也正是这样,吞吞的减肥计划才毫无障碍的进行着…

他会在我唱潘玮柏《不得不爱》那个极高的女声时用再高个八度的音调和声。
他会在考试考了一半的时候把av女优的经典台词编成一首《天涯歌女》。
他会在吃照烧鸡腿饭时分享掉我的米饭,然后留给我2块硕大的鸡腿。
他会趁我不备突然扯我的头发,然后把我活脱脱改造成梅超风。
他会做好吃的炸酱面和韩国泡菜,但是饭量是我大约五倍。
他会拿出神力来帮我搬家,左手拎冰箱,右手拎纸箱。
他会妄图拉着我在pub大跳贴面,虽然从未得逞过。
他会在我考试大脑崩溃时传来全部题目的小抄。
他会当街背着我跑,留下我bf在后面傻眼。
他会自制专辑,自己作词曲出版发行。
他会在看到此文时称赞我是美女。
他会声称要读到博士才死心。
他会借你不计其数的dvd。
他会狂扁欺负你的人。
他会极珍惜友情。
He is my Joey。

傍晚雨开始大起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回家的Taxi上。除去湿透的鞋子,算是画上完美句号。

今天是秋香的生日,中午约了郭蓉,秋香,熊和Kitty吃饭,下午便五天内第四次踏入卡拉ok的大厅。(插播:我要特别提一下我亲爱的徒弟,徒弟因为我上篇博客中没有出现他的名字提出严重抗议。好吧,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
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一共30遍,够划算了吧。今天我跟你老婆练习了拉拉版的《如果的事》和《好心分手》,下次回来表演给你听哦。偶们都很想你。

传染

传染是这年头的通病,先是流行和ex reunion,然后就流行和ex reconnect。这两趟浑水我都摊上了,难道是老天在惩罚我的三八?

姜丞和他的初恋小女友reunion的时候,我亲爱的熊在电话里大崩溃,很有把我定性为传染源的架势。

然后就是Kitty大小姐,既重逢了某任男友,又貌似和另外一任和解了。

巧就巧在我亲爱的ex居然昨天也发短信给我,我一个激动居然还回了。今早起来我就后悔了,如果昨晚没回的话,该是多么完美洒脱的形象啊。

昨晚梦到了Kitty家旁边的日本料理,差点没馋死我,估计快拿roommate的肩膀当食物啃了……

Kitty,未来的某一日,让我们在北京reunion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