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我买了盆芦荟装点我色彩贫乏的卧室,其实我是想把它养的肥硕点,以后清炒芦荟的钱都省了。我妈有能把一小盆观赏植物养成三大坛子花的彪悍业绩,所以我要从家里偷点花肥来,安抚这盆有点营养不良的芦荟。

下午我刚把芦荟提进办公室,丽贝卡顿时两眼发光,盯着我的芦荟说:“把它分了!分了!”我下意识的紧抱着小盆子,幽怨的看着她。丽贝卡左手抓着个枇杷,右手拽着张纸巾,盯着我的盆子又定睛数秒,说:“哦,我以为它是个菠萝…”话毕又埋头继续吃她的枇杷了。我可怜的芦荟呀…

今天我很乖,十一点就收拾收拾上床睡觉了。刚刚入睡就被林妹妹吵醒,说是要去十全街开Party,因为她怀孕了。在我的以往博客中,不止一次出现过贾哥哥和林妹妹两个活宝,两人高举着丁克大旗,随时准备出逃加拿大以躲避爱孙如命的两家老人军团。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在一次意外中奖(下省略3000字)后,小两口终于就范了。据八卦小报008号载,还发生过以下对话:

贾哥哥颤颤巍巍的试探:老婆,要不咱们生下试试?
林妹妹一边抹眼泪一边很绝然的咬牙点头:嗯!

于是,我身边最二的父母决定在周日凌晨把我等一帮男女从床上挖起来,为他们的宝宝开酒吧派对。周日的酒吧居然格外的热闹,歌手苏珊是贾哥哥的表妹的同学的堂妹,最high的时候,把我也拉上台子唱了首all that she wants.

我只说了句:把这首歌送给未出世的宝宝…林妹妹已经在下面叫得比我用麦克风喊出的声音还大,如果她知道这首歌其实写的是一个姑娘如何如何寻欢作乐,不知道会不会一辈子诅咒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