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感悟


跟自己说话-VI

大概到临晨两点半这样的时候,还没睡觉的就是小猫三两只了…这几天,八卦听了无数,看了无数,在自己身上发生无数,到最后也就是眉毛一扬,盯着窗外发发呆。越来越觉得,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却越来越不敢去判定一些事了。

感情的事情,一言难尽,更多的可能就是内心的一种感受。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屈从于命运,或是又有些人看起来着实平常的很,按时恋爱,按时结婚,按时生子,比如席慕容,其实内心感情的深沉,是一样的,只不过不表示或是不易察觉而已。

总是以为怎样的生活才是浪漫的,有一回看到纪录片讲一些老科学家的,住的公寓很简朴,身柜的几架书也是零乱的样子,静静地坐在自家的藤椅上,微微笑着,对问及动乱时受苦的问题有点心不在焉,细致地介绍自己的研究,讲累了,拿起水杯,竟是一个用了起码有十五年的搪瓷茶缸,身上穿的是老伴打的粗毛衣。

就像最早的时候看家春秋,觉得觉慧才是进步的好青年,觉新嘛,真是优柔寡断,奇怪怎么有这么多女孩子看上他。慢慢的,才理解大哥觉新才是书里很深沉的角色。
——————————————————
-你个姑娘啊,我怎么讲呢,跟你聊天,一直有种感觉。再大再悲伤的事情,你都能以表面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但真正知道的人总会体味到轻松下的无奈,但我真的很佩服你这样的风格和心境。

-你最近如果回南京的话,我们不去喝酒,到离你家近的地方去喝茶啊好啊,或者我请你叉饭。

贴上这两句,前者是表示感谢,在这个这个雨倒霉到不能再大的凌晨,让我像吃了一整盒鲜虾云吞般的温暖。后者么,立此存照。

Advertisements

跟自己说话-V

真爱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定义,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碰见过,是否遗失过。就象韩剧情节,我们会感动落泪会向往,但未必适合自己拥有,不过是叶公好龙的憧憬。

这世界上多的,是似是而非的爱情,因为需要才爱,因为寂寞才爱,因为没碰上更好的才爱。

但是又有什么区别。建立在需要上的爱情,不见得就不如建立在爱情上的爱情更不坚固更不持久。

想好要什么,如果对方能够给予,或者是钱,或者是美貌,或者是安全感,或者是体贴服侍,或者是事业上的帮助。因为这样去爱上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不要贪心,为了钱嫁他之后,却又奢望爱情。

跟自己说话-IV

我的生活从来就不是一个寻找真爱的故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曾经以为自己在找寻王子啊什么的,最后才知道自己在找寻的是我自己。

欲望城市有一季结尾的时候,Carrie看着Mr. Big订婚的时候说:Your girl is lovely, Hubbell. 至今是我的最爱。

或许我们都不过是那样一匹在草原上奔驰的野马。要的不是放任,也不是束缚,而已可以跟你一块并肩驰骋的另外一匹马,了解你的野性,能跟上你的速度。一起在草原上奔跑嬉戏。也许跑着跑着,就又跑散了。

我们应该珍惜眼前的,但永远,都要保持重新来过的勇气。永远都要相信,如果这一个走丢了,那么前方还有更好的。偶尔也会想起那个曾经带着誓言的自己。会微笑,那一刻,我是真心以为,能够一生一世。

跟自己说话-III

上周带窝窝头回去见慈禧,效果很劲爆。我花了三天时间教窝窝头说“很高兴见到你们”,发音太烂不说,最后被我的突击检查逼崩溃了,跳脚爆出一句:很狗狗blabla你们。结局根本可以想见了。

买礼物背台词抱佛脚我都不感冒,我比较在意就是哪里能买到中意的高跟凉鞋,以弥补一下贫富差距。周末在十全街上找到一双,跟高,带子细,钻石闪的人眼睛都快瞎了,纯属惩治公车色狼最好的武器。因为实在太高,穿上都觉得有生命危险,林妹妹瞄了一眼,说:你婚礼上就穿这一双,保证别人能看出来你是个女的…过了半分钟又咋呼道:或者你们去教堂结婚,你选长款婚纱,脚下踩高跷都没有问题。婚纱我帮你设计…

没有人觉得最近结婚的人很多么?周末我们家院子里就有两对,新郎在楼下苦苦哀求,一摞红包都快把一楼的窗户砸通了也没人给他开门,不过我最好奇的是最后新娘子不是新郎背下来的,而是一不明身份男子。

——————-钻石金砖分界线——————

有人说结婚就像买了两张电影票,心有戚戚焉。最可怕的是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要看一出什么电影,广告预告片里明明是皆大欢喜的喜剧,你竟然发现自己苦涩得笑不出来。有时候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看没有广告宣传的小制作影片,效果却好到出人意表。电影虽然叫人意外,退票却是没指望了,性急的就还没等散场就撤退,省得浪费时间,有耐心的想说已经花了钱当然要看完,结局没准叫人惊喜。

婚姻是不是同看电影一样,有期待注定会失望,没有期待或者有惊喜。只是我们适逢其中参演,不管结局是喜是悲,谢幕的时候记得微笑着退场就好。

跟自己说话-II

突然,在没有跨入25的当下,就成了办公室的熊猫盼盼。大伙纷纷给我出主意该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再这样下去,估计连小孩的婚房都该现在开始准备了。

时时,也会甜蜜于老友不问前因后果却彼此了解的鼎立支持,或郁闷于自己的那个他被友人背后评价为既无长相又无魅力;会心暖于闺蜜的儿子抓着我大肆口水荼毒,也会因为msn上聊天中出现的:你要赶快生小孩!你30岁后生小孩会笨!的闲语堵得马上下线关机。罢了,我是个俗人,而且还是个不得不成熟起来的俗女人。

可是,成熟一点的人也是有优势的。也许我们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们心里很清楚我们不要什么了吧。小气的不嫁,受爹娘摆布的不嫁,不爱聊天的不嫁,没幽默感的不嫁…总结一下你的禁忌是啥,前面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了。

到这个年龄,忽然发现身边的男人都慢慢变成黄金单身汉了。几年前还是毛头小伙被人抛弃来抛弃去的,现在事业起了步,人退了幼稚,也成了大把女性追逐的对象。有时侯也唏嘘,凭什么他们在增值,偶们却在贬值。

但翻翻从前的照片就知道,我并没有更喜欢从前的自己,虽然那时候皮肤紧绷,眼神清澈,但没气质啊。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盲目的跟他人交往,为别人的喜好改变自己。折磨自己折磨他人。

现在退了婴儿肥,学会微笑着说“不”,明白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要什么样的生活,和自己的缺点和解,不再跟自己的缺点斗争。明白放手是种美德,对自己或对别人有理有节,会在适当的时候撒娇,在适当的时候耍赖。这些,都是岁月和历练赐给我们最大的礼物。

跟自己说话-I

朋友抱怨,说分手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但总也分不掉。

我觉得提出分手的那个人,并不比被飞的人轻松。因为将来要由他来承担所有的责任,享受所有的后悔。

在今后的日子里,过得好的时候,会觉得欣慰,过得不好的时候,会常常后悔那时的决定。如果不那么坚决,如果不那么完美主义,如果能如同他原谅我一样原谅他…

所以说分手,是件很沉重的事情,对于被提的人来说是怨恨和不甘心,对于提的人来说是歉疚,煎熬和疑虑。谁比谁更好过呢?

慧极必伤

一个听来的故事,当然不排除传达者因自身情感原因对事实有倾向:某两人乃大学同学,女追男,均家境富裕,婚后已在上海购置百平米房,自身职业收入也颇丰。但某男新婚后四处向大学诸友倾诉不喜欢自己老婆。这在外人艳羡不已的外表下,却竟也如此,令人唏嘘。

以前在宿舍里大家无事时,开玩笑说,要把世人按相貌智慧财富等等编码配对的话,一霎时,浮尘人世统统淡出,只有一张脸清晰凸显眼中,也可省却寻觅的烦恼了。只是玩笑终归是玩笑,人不是机器,没有绝对的天平,机关算尽,结局也未必是好。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小时候做数学题,说你到集市买苹果,苹果有大有小,但是价格一样,但是你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也就是说,入口进去,从出口出来,一次性走过所有的摊位,不能回头买那个错过的大苹果,问,你如何才能最大可能的买到大苹果呢?或许答案是,自己觉得大就行了,恰好自己能吃的下,又不会撑死,买了就走,然后再也不看其他的苹果。

可是,选到这样个大苹果又怎么样呢,虽然大小都没有差,但发现如果自己都不爱吃呢。

数学题始终是简单。

如今生活中的故事,任何一方我们都没有指责和同情的道理,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说,回到问题本身去,其实男人也一样喜欢征服一个女人,一样会犯贱。送上门的天仙,长久以往也会不过尔尔。我不知道女人靠主动得到幸福的人有多少,但她们的勇敢是我难以企及的,所以真心希望她们能够得到的是愿意珍惜她们的人。

他说爱无能

最近P同学总是一登陆msn就显示为脱机,而名字却总是簇新簇新的,半天一换,永不出声。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不确定”、“如果爱情有办法被测出bug”、“算命去!”……五天之后,我终于意识到,他所想的,不过是让人注意名字进而注意他的心情。

我理解这种欲言又止的苦闷。此刻的他,需要一些八卦的外力,来给自己释放的借口,虽然未必真能解决问题。于是我一个短信追过去:“老实交待,最近怎么了?”P即刻现身,自msn回:晚饭聊。

自然是和感情有关的。他说自己爱无能。这真是个体贴的词。盛产于繁忙都市,原本多指对爱情或婚姻失望,到如今,当你对爱不明所以的时候,可在第一时间先以此作为借口,再想后招。

P的爱无能版本如下:被女下属爱上,虽然他也心动,但不敢接受,因为之前有女孩是为了钱或者其他一些与爱无关的目的要与他交往。而且这样的办公室恋情,实在有太多不好的前科。我只得问:你是否在收到她短信时很开心?你是否眼光会不自觉往她的座位看?你是否会觉得她如果犯小错误也没有其他人那样让你无法忍受?你是否幻想过和她在一起的情景?…诚实的P说,全中。

即已经心动,何所谓行动?虽已经心动,却不敢行动。这确实是各类无能的共同病症。坦白说,我们的P同学并不是玉树临风貌似潘安,在2字开头的年岁,身体中某些不自信因子,让他迷信“男人三十一枝花”的集体谎言,于是博命工作,加上IT男生普遍社交圈不广,所以自初恋分手后,一直是孤家寡人。直到彻底转型做管理后,才开始抬起死盯着数据库的双眼,去看看这广阔天地的声色。

然后,32岁的他发现,前几年觉得可以作为结婚对象的70年代生美女都已为人母,即使还有什麽想法也只能烂死心中而不能用来爱,又发现,在遭遇80年代小姑娘的好感时,会在第一时间去揣测对方是否更看重自己的地位和金钱。他觉得爱无能,势必也要别人去相信,或者作为一种试探。而这过程,对别人来说,多是伤害。

两天前,P收到了那个女孩的辞职信。“既然你会问:如果你只是一介底层打工仔,我是否会爱你?那假如我们真在一起了,可能会有若干人带着问这个问题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爱情。有一天,也许我自己也会怀疑,我是真的因为你的地位才爱上你的吧。不如就此作罢,虽然我自己清楚曾真爱过你。”

我愿意把这看作是一封情书,手写,蓝色字迹被眼泪染的毫无棱角,让人想起雨后的蓝天白云。而对于像P那样自称爱无能的人来说,错过,便是他们付出最大的代价。

结婚这东西

前段时间在当当买了本渡边淳一的书《男人这东西》,说的太靠谱了,女人看了定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今天给自己起了这么个题目,起因是在网上碰到一大学同学今年六月要结婚了。结婚,这个话题,在我步入本命年的当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本来在中国男女比例已经达到130:100的今天,女人该是不烦了,却老有些小伙子们,喜欢在耳边灌输关于女人年龄和身价成绝对反比的理论。

昨天居然还真出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姐终于从她BF,目前已成功版本升级至准未婚夫的家乡飞回来。一小姑娘,在湖南干点啥不好,多吃多看多瞻仰毛主席。她八成被夫君家的热情给吓到了,回来就一时不停的把我爸妈她爸妈凑合在一起开始疲劳轰炸。我爹娘及大伯大妈居然还真瞪大眼睛听我姐做了长达若干小时的耳提面命,与会人员激烈的探讨了关于婚礼准备,结婚后能否和公婆同住,小孩谁带等一系列对我而言极为不靠谱的问题,然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据我妈昨天在电话中给我转达的会议精神,与会的五人中,我姐一家三口对我爸妈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特别指出我爹在对待我婚姻大事上的态度极为草率。起因是,介于我爹对我恋爱一事毫不关心,在此举遭到质疑后,我爹便抛出了:“反正结婚后还能离婚”的言论,引起了渲染大波。昨天的议题之一就是强烈要求我爹对我的私生活进行严格干预,如有必要,还要家庭会议讨论。

当然,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我爹就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信念,对我的社交生活一向听之任之。除此以外的全家人都对我要结婚这件事抱了热烈的饥渴的却又不靠谱的不现实的希望,我极度不舍得打击我外婆的积极性,不过,您那给我孩子织的毛衣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有些事情,说不了太透彻,婚姻就属于其中一件。到头来似乎是与爱情完全没有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除了柴米油盐、开支负担、工作晋升、存钱买楼等实打实的预算外,还有日后两人间的话题权、姻亲关系处理,再不济,还有婚外情的预防…

正如要观察生活在痛苦和快乐中的坩埚中冶炼的过程时,不可能带上一副玻璃面具一般,也就难免被硫磺的浓烟熏得头晕眼花。此种毒物特别难以捉摸,要了解其毒性,非以身试毒不可;这种病症又非常奇怪,若想弄清其病源,非得先传染上不可。

婚姻成本好大,但每逢过年过节,中国人还是要以家为单位聚众娱乐,八卦和赌博,可见结婚的必要。

不管怎样,愿所有单身的人单身快乐,所有结婚的人婚姻幸福,我,不被家人轰炸。

耳洞

最近生活平淡无味,说服自己去采购。在MSN上咨询了5分钟后,就扛了六个购物袋满载而归了。

刚到家,就被告知了某个貌似很惊人的消息,对方显然是害怕我受刺激,酝酿了很久,并且一直小心翼翼。对此,我很感谢他。

巧的是晚上碰到刚分手的小妍,非拉着我让我陪她去打耳洞;而且更变态的要求我也要打,美其名曰是“姐妹耳洞”。

有人用打一个耳洞来纪念一段逝去的感情,我不知道妍是不是这样。还听说有人用打耳洞来记录自己堕胎的数量,张示对性的不屑。

不过说到耳洞,我到是被很多人劝说过,首当其冲的就是熊,伊用自己几大箱子的耳环诱惑我。

刺青是情绪印记,耳洞是出口。对我来说,这两者都不如我耳朵上完整的肉来的重要。况且有人说穿过耳洞的红颜下辈子还会是女人。

时间已近两点,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