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按摩


伟大的记录

今天丽贝卡一直很饥渴的要去按摩,不到六点就瞪着大眼睛来逮人,我啥事都没来得及做,就被死拉活拽走了。今天按摩的mm不识我心,按得太痛了。刚才回家才发现,背上全紫了,一块一块的。我们这个房间里三张床,分别躺了我,丽贝卡和Mikie,我躺中间,自然忙着说八卦给左右床上的人听,我悠扬动听的声音泽被着整个房间,Mikie忙着听,丽贝卡忙着叫,叫得太凄凉了,弄得我的气场一下子很虚弱。所以我决定把俩人,特别是一把老骨头的丽贝卡都提溜去参加周三的瑜伽课,一同放松筋骨。

不过随后,我就干了件特别长气场的事情,和Mikie去吃了日本料理。我一直只是以为自己只是比较能吃而已,今天发现真是又版本升级了。基本上,我很自豪的超越了上次在北京好伦哥创造的十四个鸡翅的纪录。我们点了五盘拼盘刺生,四盘金枪鱼刺生,四盘三文刺生,一个泡菜火锅,还有金针菰牛肉卷,鳗鱼,鳕鱼,鲷鱼,寿司,肥牛,烤鸭肉,天妇罗。吃完了不过瘾,又重新挨个每样又来了一份。我和Mikie决定誓死不渝的组个大胃王组合,杀遍所有的buffet,因为我们很光荣的从天还没暗就开始吃,一直吃到十二点,我实在吃不动了,才打车回家。门口的服务生mm也在我们离店时致以了最崇高的敬意。

谁说睡前三小时内不能进食的啊?好不容易熬过俩点,还有一个小时,招聘半夜陪聊ing.

Advertisements

周末南京记

要找家好的按摩的地方真困难。在南京的时候,唯一熟悉的就是云南路的首佳,师傅很地道,只可惜力道对我来说大了点,都快给揉散了黄了,而且师傅的手贼毒,我常常听到的几句就是:“你的颈椎不好!”“你有肩周炎!”“你是不是经常胃疼?”“你的坐骨神经要注意了…”,两个小时下来,我已经恨不得一个人找个小岛自生自灭去。为了重拾信心,我决定不去丢人现眼了。

工作是个让人快速贬值的活儿。上班没几个月,老的比前面十年都快,不得不漫山遍野的搜寻按摩会所。苏州这个怪异的城市,商业街号称按摩的地方,都透着无比暧昧加鬼魅的色彩。门口小姐看人的神情如狼似虎,进去后大概会尸骨无存。上周四终于拽了Mikie去同事推荐的按摩会所一探究竟,倒是可圈可点,环境好,姜茶尤其好喝,小妹的手艺也不赖。

同志们,特别是喜欢夜生活的男同胞们,苏州的酒吧,由于不可抗拒的不知因素,关门了若干。下次聚会夜间行动以按摩和八卦为主,特此声明。

请假回了趟南京,因为我亲爱的外婆动手术,刚手术完不能吃东西,我三天都呆在医院守株待兔,全家送到医院来的东西基本上都进我一个人的肚子了。我外婆一向觉得我爸虐待我,我吃得越多,她越开心,也因此术后恢复的很好,精神愉悦。

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个勤劳致富新方法:掷飞镖。周五我回家的时候楼下空无一人,楼上叫嚷声不断。原来是家父家母为了丰富业余生活,天天在我的吧台旁掷飞镖。我心爱的墙啊,给他们砸的全是窟窿。我精心设计的吧台啊,酒已经一瓶不剩,充当靶场了。虽然我是左撇子,但是技术不赖。我爸已经输给我三百块了。这让我很精神振奋,哪天工作的不爽了,我就辞职回家勤劳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