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旅行


Home!Sweet Home!

过去的一个月,不长不短不远不近的走了很多地方,纽约,华盛顿,巴尔的摩,费城,布法罗,瀑布,奥兰多,迈阿密,西礁岛,赌城,大峡谷,旧金山。

逛了太久,买了太多,以至于回来的行李超了50多磅。感谢西北航空可爱的大叔,一句:I did’t see anything, you didn’t see anything,免了我的罚款。

感谢亲爱的师弟们帮我搬运家具和行李。
感谢万恶的美联航,害的我整套MAC刷子在机场被偷。
感谢亲爱的窝窝头,飞来美国四次陪我游山玩水。
感谢妈妈,在我奋力的砸了iPhone之后,又送了一个iTouch供我蹂躏。
感谢爸爸,很彪悍的把我超重的行李都搬回了家。
到家咯,虽然没有得上猪流感,但是还是为社会大众安全主动在家隔离。没办手机,无法联系;没倒时差,日夜颠倒。

还是觉得很幸福。

Advertisements

山东

从山东顺利归来,来回火车时间很不靠谱,不过万幸的是,恰恰和世界杯时间保持同步,所以基本上头几场球我都看了个大概。

旅行团的导游还特别爱签红线,只要有一男一女稍微说两句,基本上都给她往结婚这条路上拉。

我的运气就比较背了,第一天在济南我就一头摔进了趵突泉那个能浮硬币的池子边,泳是没游上,不过鞋子裙子都湿了。抓了跟冰棍从趵突泉出来,旁边一个娃娃般的小姑娘摔了一跤坐在地上哭。于是我迅速从包裡拿出酒精棉球,棉签,消毒喷雾,湿纸巾,还有专门用来迷惑小姑娘的的卡通ok绷,一字排开。连小女孩的妈妈都被我镇住了。所以,同志们,我随身是什么都有的,估计哪位下次不幸中子弹了,我连挖子弹的刀都随身带着呢。

第二天爬泰山。开始的五分钟还和阿呆一起来着。这个照片狂人,约摸三步就开始鬼叫:“哎呀,这里风景好,我要照相!”约摸五步就停下来对着同一处景闪上若干次闪光灯,完了还要杵在那儿把不完美的一张张删掉。老娘顿时就不乐意了,于是抛弃他一个人爬了。一个人爬倒也自在,外遇的机会还多,不时能碰上个问要不要拉一把的。登到玉皇顶的时候,我就开始摸出电话到处打。其中两女在背着我私会男人,两男均呆在家绣花看书。下山的缆车上,同团的一个男人自打上了缆车就开始惊慌失措的乱叫:哎呀,好可怕啊。哎呀,我都不敢看啦。缆车应该做成全封闭的啦…真想把他丢下去喂老虎。

等坐上火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四点了,正好还能赶上看阿根廷和科特迪瓦的下半场:索林看的不真切,只看到了德罗巴那个极为混乱的进球。

p.s. 在北极阁遇到的大师傅送了我一个转运符,并吩咐我以后说话不要太直,点到为止即可。所以我从今天开始装神弄鬼,说话绝对不超过五个字。

p.s.s. 师傅送上箴言一句:男人最重要的是事业,女人最重要的是选择。所以我现在开始选择,周围的男女老少排个队萨。

p.s.s.s. 缆车里叫的花容失色的男生在回来的车上对我说:你在哪里练瑜伽啊?我们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