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日本料理


我的工作

我的办公桌就像被龙卷风刮过一样,不堪入目。每天下班前都要花好长时间收拾,上班只消一个小时,就一定又不像样了。今天尤其得乱,因为昨天晚上我赶时间去蹭饭,摊成一堆就走人了。现在桌上文件堆的高高低低,非常不适合书写。提高效率起见,我干脆把它们都抹抹平,然后趴在半分米高的文件上继续工作,如果需要找什么资料,只需在众多文件中扒开一个洞即可。

好了,上面主要说明了我的工作很辛苦,下面继续来说玩的事情。昨天,陆姐姐千里迢迢从园区飞车过来陪我和Mikie吃饭,为此据说还划伤了她的车。我特别去预订了楼上的包间,因为在大厅大吃二喝实在是太显眼了。

吃到最后,服务生过来收拾盘子,我突然觉得应该还没吃饱,但自己已经叫了太多次,就很小声对旁边的Mikie嘀咕:“你再叫三份金枪鱼吧!”话音还未落,收盘子收了一半的小姐转头目光如炬的看着我,答道:“三份金枪鱼是吧?好,马上就来!”结果,我不仅把小姐端来的金枪鱼都吃了,还霸占了陆姐姐省下的最后一块三文鱼。

说完了吃,再接着说说搏击的事情。最近总觉得有情绪要发泄,暴力倾向泛滥的同时决定去搏击俱乐部,女老师是朋友的朋友。晚间果然是人容易极度脆弱的时刻,一开始也只是喊几嗓子,后来就变成一边打一边哭,再后来打也打不动了,就轮到女老师忙开了,拿抽纸,倒水…我觉得我酷死了,最狼狈的时候还有美女陪着。

At Last,想说一句话:哭的时候,有人抱着哭得感觉,很好。

Advertisements

饭局

这两个星期我绝对吃多了。

从上周日开始,Kitty天天比我妈还准时的打电话来查岗。周日晚上,我告诉她我正准备去乱世佳人,Kitty不理解我第二天要上班了居然还出去乱high,我说了两句就匆匆挂了电话。果然凌晨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四点了。估计班是铁定上不了了,就气若游丝的给公司打电话,老板非常高瞻远瞩的对我说:“你该不是昨天晚上喝多了吧?”

好磨歹磨请了假,继续倒上床睡觉,到晚上神清气爽时,Kitty的电话又来了,我按下接听键的时候想必她已经听到了乱世佳人裡震耳欲聋的音乐,但我还是很有职业精神的站在大乱的大门柱子旁边顶着寒风陪她唠了10分钟嗑。转头冲回吧台,我才喝了一小口的酒就不见了。

昨晚上,Kitty又很有心计的来查岗,这次我总算在家乖乖呆着了。她劈头盖脸就问我现在是不是痘子旺盛,猜得真准,我现在一逛街就漫山遍野的找遮盖力强的遮瑕用品。

其实,我最近的光荣事迹得从上上周外公的寿宴说起。当天我爹有事不能出席,再也没人在我夹猪蹄膀的时候幽怨的盯着我的筷子看,以至于每个来吃饭的人看到我都拍拍我肩膀说同一句话:“呵,你爹今天不在,你可得趁机多吃点。”结果么,另外两桌都有可供打包带回家的菜,就我们这桌,盘子干净的都可以当镜子照了…

接下来的一周,我就在苏州吃的撒开了欢。我有记忆的时候就一定就在饭桌上,喝了一半的时候就一定是在酒吧,没记忆的时候一定就是喝醉了回家睡觉了。期间,我率领Mikie等小分队,吃了北疆饭店的羊排肉串大盘鸡,吃了协和菜馆的糯米排骨酱方肉,还吃了东方广场的刺身海鲜加高汤。

Kitty查岗那三天,我和Mikie就一直出没在乱世佳人。最后一天Mikie终于挂了,她跳舞的时候把她的手机给扔了,捡起来的时候就不见了电池和后盖,可惜回家了也没清醒过来,居然还拿起只剩下壳子的手机一本正经的拨114准备查大乱的电话。这孩子逻辑倒是有条有理,只可惜智商太低。

今天是我酒醒上班的第一天,精神抖擞的在msn上碰到了吞吞,她暴料说发现某男同学在我面前会特别的听话和撒娇,为了仔细观察这一我从未发现的现象,我极不情愿的撕毁了昨晚上才张贴上的退隐江湖的告示,准备积极筹划在五一时安排更多的活动以验证吞吞的八卦。

———vodka whiskey分界线———

我打了若干个订票电话及跑了火车站两次,均被告知节前回南京的票都卖光了。绝望之际,我们司机给他哥们儿挂了个电话,居然帮我定到一早最快最好的快车,手续费一分钱都没要,我爱死我们司机了。

南京的同志们,随时准备接驾吧。不过我的手机随时有可能停机,至今尚无闲钱去充值,如有发现停机,严禁拨打南京家中电话,我爹会随时用中文,英文和南京话进行监听。当然,您如果说日语,德语,法语,鸟语的话就无所谓了…

上个月电费还没交,这个月信用卡账单有A4纸3张。我慎重决定在南京白混白喝多吃多占了,请各部门事先部署一下。钦此!

伟大的记录

今天丽贝卡一直很饥渴的要去按摩,不到六点就瞪着大眼睛来逮人,我啥事都没来得及做,就被死拉活拽走了。今天按摩的mm不识我心,按得太痛了。刚才回家才发现,背上全紫了,一块一块的。我们这个房间里三张床,分别躺了我,丽贝卡和Mikie,我躺中间,自然忙着说八卦给左右床上的人听,我悠扬动听的声音泽被着整个房间,Mikie忙着听,丽贝卡忙着叫,叫得太凄凉了,弄得我的气场一下子很虚弱。所以我决定把俩人,特别是一把老骨头的丽贝卡都提溜去参加周三的瑜伽课,一同放松筋骨。

不过随后,我就干了件特别长气场的事情,和Mikie去吃了日本料理。我一直只是以为自己只是比较能吃而已,今天发现真是又版本升级了。基本上,我很自豪的超越了上次在北京好伦哥创造的十四个鸡翅的纪录。我们点了五盘拼盘刺生,四盘金枪鱼刺生,四盘三文刺生,一个泡菜火锅,还有金针菰牛肉卷,鳗鱼,鳕鱼,鲷鱼,寿司,肥牛,烤鸭肉,天妇罗。吃完了不过瘾,又重新挨个每样又来了一份。我和Mikie决定誓死不渝的组个大胃王组合,杀遍所有的buffet,因为我们很光荣的从天还没暗就开始吃,一直吃到十二点,我实在吃不动了,才打车回家。门口的服务生mm也在我们离店时致以了最崇高的敬意。

谁说睡前三小时内不能进食的啊?好不容易熬过俩点,还有一个小时,招聘半夜陪聊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