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月前我买了一个15帕的意式咖啡机。在喝光了一磅意豆以后,我买了两磅曼特宁,然后我的味觉就遭到了极大的摧残。即便我只使用light模式,煮出来的咖啡还是可以苦死我所有的味蕾。

于是我试图改喝cappuccino,但是所有市面上卖的牛奶都无法打泡。某日,我终于找到个资深的咖啡专家,得到真传:只有雀巢的纯鲜牛奶才能成功打泡。于是我走遍家方圆10公里所有的大中小超市,看到了雀巢麦片,雀巢草莓奶,雀巢巧克力奶,偏偏就是没有雀巢纯鲜牛奶。

终于我崩溃了。买了个法式滤壶,在尝试我的处女喝时,发现我把曼特宁磨得太碎,根本滤不出来,一杯咖啡味如嚼渣。

痛定思痛,我又买了一磅贵死人的蓝山。经过俩次试验,发现蓝山无比的不经喝,感觉要倒半斤豆子下去才能煮出一杯蓝山来。

本着一劳永逸的精神,我再度买了个滴漏壶,货到家了才发现忘记捎上滤纸。没滤纸就没滤纸吧,先煮着再说。等周末朋友发短信来说滤纸已经在路上的时候,我一个兴奋,把滴漏壶弄坏了。

于是,我抱着厚厚一叠崭新的滤纸和一个坏了的美式壶,继续喝着苦死人的曼特宁和贵死人的蓝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