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朋友


新婚快乐

我有个哥们儿,绝对是“视朋友为手足,视女人为衣服”的领军派人物,我常常取笑他,到底是被多少女人甩过,才培养出这么偏激的感情观?我也曾经庆幸:好在被他归入朋友类,不然肯定不得好脸色看。说这话的时候,他斜了我一眼,说:瞧你那小短腿,还是好生在朋友堆里呆着吧。

俗话说的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今,在他35岁生日之际,终于成功把丫的克星押入了婚姻的坟墓/殿堂。新娘非常有种,民政局登记完就抛弃他代表中国的一个啥劳子登山协会来欧洲交流,所以大人我将代替丫完成他们的蜜月之行。

虽然我对登山一窍不通,有女侠前来教导,也要不亦乐乎一下,顺祝二人双十节新婚快乐~

Advertisements

写在2009末

选择在金融危机的时候辞职出去读书,不知道算不算脑子不好?好在人生的一大转折在二零零五已经度过,此后便是一年一年的继续努力活着并且试图努力活得很好。

我的2009很美好,没心没肺的花钱读书旅游,好在爹娘很支持,没让我写一打欠条什么的。而且只要闭眼一想,就有无数喜讯浮现脑海。

譬如熊同学婚了,虽然我至今没看到婚礼照片;
譬如我老婆终于肯带上了我徒弟献上的大钻戒,虽然他还得绞尽脑汁求次婚啥的;
譬如晶晶同学很开心的和郑同学在DC双宿双飞,虽然我们打了个时间差没捞着见面;
譬如我好不容易在上海的时候林可来陪睡了一晚,虽然伊明显身在曹营心在汉。

譬如我和荣幸和怡然海吃海喝还诱拐怡然跷班。
譬如我减肥成功后现在又开始吃喝嫖赌。
譬如我这把老骨头居然顺利毕业了。
譬如我终于签到了申根签证。
譬如我即将回国过大年。
譬如我身体健康。
譬如我订婚了。

据说心理学中的完形学派认为,人们在想完结一件事情的时候倾向于借助一种真正的告别仪式,staying with the feelings。倘若未果,仍然会在人的心中残存影响,甚至终生得不到释怀。我不知道可信度多高,不过我仍然做了一个小小的决定,暂且算作对与2009或者说过去的私人告别仪式。

最近看了很多电影,旧的譬如哈利波特和混血王子,飞屋历险记,新的比如2012和Avatar。

Viva la Vida

Future and everything





回国后一直气场很差,除了生病还是生病,天天跑医院,倒是和医生护士们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倒也忙里偷闲的去上海见了一趟Kitty夫妇和熊夫妇,顺便完成了窝窝头催了很久很久的签证。

上周末终于出去见了亲爱的CJJ和我老婆,自打这两个人抛弃我订婚之后就甜蜜到很夸张的境地,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只好期待可爱的荷兰政府快快发给我签证,让我尽快去欧洲逍遥几个月。

前几日窝窝头寄来了我们在鹿特丹家的照片,结合我最近在家苦心研究些令人魂飞魄散的食谱的经验,应该还蛮自信在努力学习鸟语的同时当好一个称职的煮饭婆,并且可以不用忍受如蜗牛风中爬行般糟糕的魔兽速度。

其实我也很认真在研究找工作的事情,希望在不久未来的某一日,重新操练起阔别了一年多的OL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