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事情很多,我发誓要好好工作的,真的…直到在msn上碰到了小胖…

小胖 说:
我昨晚梦见你的
Tracy 说:
阿,梦见俺啥了阿??
小胖 说:
前面就不叙述了,后半段我回去报仇,你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带我去的
小胖 说:
去了一个很有古色风情的叫什么上海秀秀的地方,是在大厦里的一个隐蔽酒吧。推开门,其实里面全是男妓或者男宠一类的。
Tracy 说:
为什么我总是跟声色场所挂钩?
小胖 说:
这个组织还是帮派就是在梦的开头害我的,还害死杨丹艺了。
小胖 说:
你假装带我们去谈生意的,后来不知是下了迷药还是用了什么招,反正结尾,这些男人就都并排躺倒动弹不得了。
小胖 说:
杨丹艺是被他们害的不小心跳楼死的,6楼还是7楼。不是死也是重伤了,我当时那个伤心啊…
Tracy 说:
娃哈哈,我这种一看就是混入敌后的女间谍…虽然身陷情色场所,但是永远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斗争…
小胖 说:
你果然很有气势
小胖 说:
还好你救了我
Tracy 说:
那是,我一向把英雄救美作为己任…
小胖 说: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我搬了新家去一个大厦。
小胖 说:
应该是6、7楼的样子。当时全市人民都在收看江苏城市频道的一个现场直播的节目,它们放了一个什么充气的塑料飞艇,满大的,蓝色的。谁知那个飞艇后来就下坠,我看到正巧落在我家楼下,线搭在阳台上,我就把飞艇的瘪气塑料布拉回来,叠叠好。
小胖 说:
孟非在电视里说:哪位市民捡到了飞艇,就能拿到几十万的奖金(大概这个意思包,就是希望报警然后归还)。其实我估计那个飞艇上装有定位系统,警车呼呼已经来到我们大厦楼下了。我想等他们来我家,我一手交飞艇一手就可以领奖金了。然后也不晓得怎么来了一大群游客,更扑朔的是在我家窗户玻璃外,多了一圈回旋楼梯,居然可以就这样在楼外向上攀爬。
小胖 说:
游客中有我熟悉的人,但是面孔都比较模煳,可能因为是做梦吧。当游人爬到我这层时,我看见他们在窗外,一边登楼梯一边讨论城市频道的悬赏,我就打开窗户说:警察来了么?是我捡到了,我要交给他们!
小胖 说:
他们都很热情友好的跟我说:是啊,警察来了,我们帮你通知吧。他们就朝楼下喊。可是已经被不安好心的坏分子听见了,在警察赶来接见我之前,他们假装记者和警察先来敲我家门,不仅抢走了飞艇皮,还迫害了楼梯上热心的游客,其中一个游客居然是我未见多年的同学杨丹艺,她正欲跨步从我的窗户进入房间与犯罪分子搏斗,犯罪分子却引导她踩了个空,让我眼睁睁看到她摔下大厦!
小胖 说:
天,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目睹惨剧,我当时真是五雷轰顶啊!晕过去了。
Tracy 说:
乖乖,我已经热血沸腾了,我什么时候出场阿…
小胖 说:
可能我晕的太久了,当我再有意识的时候,江湖纷争又经历了几多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又回到了那个伤心、恐怖的大厦。
小胖 说:
有人拉到我的膀子就来到了某一层的角落,说这个酒吧就是那些坏人常常集合的地方。昏暗的灯光打在两扇木门上,有点日本兮兮的风格,彷佛闻到变态的香气,上面写着:上海秀秀…(还有别的我就不记得了,寡记得前4个)
小胖 说:
我一直没有勇气推开这扇门,陪我一起来报仇的是冲鸿,我一直在想虽然冲鸿也常常去酒吧,可是以他的性格,如果真的打起来,未必能对付的了那帮人唉!这时有个女子出现了,我一直到进了这个酒吧才发现是张璇。可能之前光线太暗了。
Tracy 说:
秀秀,真庸俗的名字,怪不得到最后溃不成军
小胖 说:
真正进门也不是一般酒吧的布置,反正感觉应该有人吸毒包,尽管我不晓得大麻是什么味道,但看到烟雾弥漫、一个个妖娆的男人颓废而无力的没个站相或坐姿,我就觉得是不是来到男宠店了?这里的男人脸都很白,可能擦粉了,指甲也是黑、白这样甲油色,穿的衣服像《橘子红了》那些戏里女人穿的袍子上图案一样,夸张、颜色奔放。
小胖 说:
张璇有没有抽烟我不记得了,但是她应该穿的满简单的,似乎是黑色;冲鸿穿的是军绿色的外套。冲鸿和我坐在位子上假装点一点酒喝,张璇就喊了一个人说:我们是来谈判的,关于什么生意。
小胖 说:
我的头很疼,我还在想当年悲惨的往事。我觉得图财就算了,但是牵扯到人命一直令我心里难受。我在想,我们没有武器,又不会功夫,如果真的动手,我们到底做什么?我也奇怪,为什么张璇会出现!=说在苏州待过的人可以帮我们用上海话吵架?!
小胖 说:
来了一个貌似头目的人,把我们领入内室。内室有旧旧的条形地板,放了2张铺,还有一个可以睡的沙发。房间里大概有4、5个病态男宠。还是一直抽会冒浓烟的什么纸条,脖子上还戴到彩色的珠子,蜜蜡还是水晶就不得而知了。我觉得就算是男宠,可是毕竟是恶势力,打不过还搞的失身怎么办啊。。。我已经在目测此时我们3个人的站位到门口的走法了。
小胖 说:
冲鸿一直微笑不语,我奇怪难道他有什么好招。他后来把我带到窗户边,让我背对窗口看房间,我也不晓得张璇站在他们中间干吗。冲鸿把窗帘一拉,白光刺眼。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等到我再睁眼看房间的时候,4个男人、还是5个男人已经全都进了铺上的被窝里了。2个在大床,1个在小床,沙发上几个看不清。每个都是进了被窝,只有头不在被子里,被子被行军带那样质地和宽度的带子扎在床板上。
小胖 说:
这些人就不能动弹了。奇怪的是他们也不叫!冲鸿依然站在我旁边,微笑无语。我一直奇怪,张璇是怎么在一瞬间做到这一切的。再之后我们打电话报警,然后推翻多少年前的血泪冤案。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但是我醒来的时候还是很心痛。

…嗯,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我看完后有几点看法:
1.那个叫冲鸿的,我十分想见此人,怎么着组个双面娇娃还是不成问题的。
2.小胖同学开了个好头,我在人民心目中一直是如此高大全的形象,上次那谁谁谁还梦见我和姚明拍了个古装广告,我在她的梦中飞了一晚上。

好了,我继续去劝说小胖同志相信我真的救了她从而骗顿晚饭了,各位,回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