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毛豆


昨天在饭桌上说起要恶搞一部小说,名字就叫,在座笑倒;今天就被建议了一个更安妮宝贝的名字:对自己的放逐早点结束。我不得不说,某些同志真是被琼瑶小说荼毒的不浅。

前些天去看望了我记挂很久的七宝和Luna,朋友家的两只边境牧羊。可惜窝窝头不同意我养,因为彼此都忙,陪它们散步的时间都没有,未免可怜。不过搬新家后的房子很宽敞,且我也渐渐开始SOHO,所以想把七宝和Luna偷回家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了。

昨天在饭桌上也集中讨论了我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不是WS男们之前公然猜测的”C”。可以公开啊,其实是幼宠粮食和毛豆最爱的酸奶果冻。上次去月牙湖散步的时候,看到一只巴掌大的小野猫,竖着尾巴亦步亦趋的跟着我,我却没有东西喂它,从此就形成了习惯。不过事实证明我没有把那只猫回家是英明的,因为它一定会被毛豆欺负到死。毛豆,我一岁的闺女,在家母的良好教育下,现在表现的无处不像个山寨霸王,每天零食有:腰果,开心果,香蕉,苹果,西瓜,梅子,薯片,榛子,山楂和黑芝麻煳,我觉得家母非常有才。不过她在窝窝头面前极度傲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窝窝头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起来好好吃哦。

Advertisements

木兰兔子和废话

我最近特别乖,上完班就回家,从不到处乱晃,因为我烫了个很难看的头发。晚间基本贡献给洗头,早间基本贡献给上发蜡,上班时间基本贡献给镜子,下班时间基本贡献给后悔。再加上家里多了只兔子天天跟我闹,我安静的忙碌着。

本来是没想捣腾,结果桦说桃园度假村新开的日本沙龙很好,一想到本周要参加婚礼,我们就一拍即合,约在很寒冷而又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去做头发。发型师先给我做了个超级玛莉大蘑菇造型的刘海,然后把后边的头发全烫成大卷。于是一个装可爱略显老陈,装成熟又觉幼稚的惊恐造型出现了,导致我无法正面见人。

做完发型的第二天,我泪奔至办公室,阿呆说:向左转!恩,不错;……向右转!恩,不错;……后面呢?恩,也不错;……来,我看看前面,errgh,好难看。

还有件让人伤心的事情。毛豆上周六生病了,我带它去医院,医生说:恩,这小家伙,睫毛很好看,是姑娘吧。我说:不,不,是我儿子。结果俩男医生提溜住它仔细研究了一阵子后很肯定的跟我说:是女生。这是多大的晴空霹雳啊,毛豆突然就变成了木兰毛豆。当然这点毛豆自己浑然不觉,回家继续把整个人埋在锅里一阵猛吃,一点做为女生的自觉都没有。

还有件让人崩溃的事情。阿呆最近很闲,新买了台数码相机,然后他本周上班的唯一乐趣就是把自己的桌子整理的干干净净,接着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体位在他七百万像素的相机上展现一张大白桌子。今天早晨我第一个来上班,突然发现原本我和他桌子中间放的垃圾桶和文档架通通都被塞到了我的桌子下面…不用多想,肯定是他被我们攻击为强迫症后中止拍摄,等大家都下班了又偷偷去拍他的大白桌子…

下班走路回家,靠近星巴克的十字路口中有个长的很像霸王花的雕塑,路过时正好看到一个男生站在花丛里拿着手机自拍。一时避让不及被逮住:小姐,帮我拍一张照片吧。结果,不管我从什么角度用什么方式在三十万像素的手机上展示他的风采,都没让他满意。

哦,上帝啊,今天变态结队出来游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