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流氓洲


以上这个Title来自流氓洲同学,他跟我素来有仇,属于看我不爽一定还要在伤口里撒把盐的那种。不过这句话成功的使得我一晚上压抑的心情一扫而光。

最后一个晚上,脑子在空转,彷佛很忙的样子,却也没有真正在想些什么,只希望家人朋友都好好的,自己一切平安。到达后再跟大家联系。

Advertisements

喝酒

慢慢就学会了喝酒。国人的喝酒,以豪饮见长,喝的却是性情和感情。

还记得在学校的时候,第一次喝酒的豪气,真的觉得自己是巾帼英雄。那个时候,还不承认男女的差异,还始终觉得,男生和女生的不同仅仅是生理上的不同。所以,我喝得豪气冲天,义无反顾。至于喝醉以后的难过,喝醉以后有的哭,有的笑的那些朋友们,和朋友们所有的故事,都如酒一样绵绵流长,留在心里,时不时溢满心头,时不时刺伤自己…

慢慢长大,慢慢知道男女始终不同:这是一个永远不可能男女平等的世界;慢慢知道,女人要学会示弱,否则,吃亏的始终是女人。只是,了解这些,到不得不承认这些,经历了太长的时间,长到因为自己和自己斗争了太久而深深深深地遗憾,甚至泄气…

毕业后,很久的时间我都不喝酒,一个原因是,女生在外面失态是很糟糕的事情,踏上社会就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喝酒成了自己的一个伤口,会让自己痛。

时间久了,也慢慢感到,自己不能永远是小孩子,不能永远在应酬的时候置身事外,慢慢也就有了这样的疑问:“非要把人喝醉是一种什么文化?”酒,喝到微微兴奋是最好的状态,喝醉是很惨的事情,几天都缓不过来。其实,这个道理,喝酒的人都知道,那又何苦一定要把人喝醉呢?

譬如说,今天接到的电话,就来自一位喝醉的老兄,说他醉,也是冤枉他,居然和我谈起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时倒也思路清晰。不过,不知是不是该同情从他身边走过的那个姑娘,因为我明显听见丫打断我的话,用南京话冲着人杭州小姑娘大喊。

大家都挺好的,不是么?

跟自己说话-VI

大概到临晨两点半这样的时候,还没睡觉的就是小猫三两只了…这几天,八卦听了无数,看了无数,在自己身上发生无数,到最后也就是眉毛一扬,盯着窗外发发呆。越来越觉得,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却越来越不敢去判定一些事了。

感情的事情,一言难尽,更多的可能就是内心的一种感受。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屈从于命运,或是又有些人看起来着实平常的很,按时恋爱,按时结婚,按时生子,比如席慕容,其实内心感情的深沉,是一样的,只不过不表示或是不易察觉而已。

总是以为怎样的生活才是浪漫的,有一回看到纪录片讲一些老科学家的,住的公寓很简朴,身柜的几架书也是零乱的样子,静静地坐在自家的藤椅上,微微笑着,对问及动乱时受苦的问题有点心不在焉,细致地介绍自己的研究,讲累了,拿起水杯,竟是一个用了起码有十五年的搪瓷茶缸,身上穿的是老伴打的粗毛衣。

就像最早的时候看家春秋,觉得觉慧才是进步的好青年,觉新嘛,真是优柔寡断,奇怪怎么有这么多女孩子看上他。慢慢的,才理解大哥觉新才是书里很深沉的角色。
——————————————————
-你个姑娘啊,我怎么讲呢,跟你聊天,一直有种感觉。再大再悲伤的事情,你都能以表面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但真正知道的人总会体味到轻松下的无奈,但我真的很佩服你这样的风格和心境。

-你最近如果回南京的话,我们不去喝酒,到离你家近的地方去喝茶啊好啊,或者我请你叉饭。

贴上这两句,前者是表示感谢,在这个这个雨倒霉到不能再大的凌晨,让我像吃了一整盒鲜虾云吞般的温暖。后者么,立此存照。

心情突然很好

一早在msn上碰到流氓洲

Tracy 说:
昨天我和晶晶过了一夜。阿嫉妒阿~~
kerouac 说:
妈的资源太浪费了…暴殄天物
Tracy 说:
娃哈哈哈
kerouac 说:
两个人分别陪我一夜多好阿。我来YY一下
他妈的,你们太浪费了,越想越心痛阿
Tracy 说:
就想等你这个反应
kerouac 说:

你个心理变态的…

今天早晨起床后嘴巴一直保存着两边朝上30度的完美弧度,原因是昨天下午shining来苏州,我晚上就直奔酒店陪她海皮。原来如家的床是正方形的,两个人睡得四仰八叉还是觉得那个床那个过分的大,但是那个女人居然什么都不带就准备在苏州过夜了,导致我带的睡衣被她抢去了上半身,我只好裹着超级花痴的浴巾和一条瑜伽裤过夜。

见到shining我的直接生理反应就是神经性絮叨,前五百年死猫后五百年死狗的聊了大半夜,两人均顶着大肿眼冲去喝咖啡维生。

不过心情大好啊心情大好,果然女人还是需要彻夜八卦来滋润的,年初是June来,世界杯是Amanda来,现在是shining来,3个月后谁来啊谁来啊?

然后我决定在shining的精神鼓励下每天去健身房,我还要去上海打网球,我还要回南京乱high,我还要期待窝窝头来亚洲工作,我还要当伴娘啊当伴娘。

今天一早收到Drunken mail一封:Attached you find the most horrible piece of sound recording ever produced! If you find it totally disgusting and don’t want to hear my voice ever again I totally support your wise descision. Aside from all the kidding it is really crappy but I am gonna send it anyway 🙂 At least it is honest. 为了听一听到底有多恐怖,我只好把耳机插在主机的最下方,老板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我趴在地上作五体投地状,傻掉。

生活多美好啊。

大起大落

流氓洲在电话里说,你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我说,msn上会闪来闪去的那个黄色小花挂点了,所以你看不到我更新。流氓大吼一声:什么!便迅速奔去电脑前把每个人的space都开了一遍,真是够二的。

最近整天在外面跑,没太阳的一个礼拜,却黑了一圈。昨天在客户的前台等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男的走到我面前:你是来招聘司机的吧?身为一个称职的马路杀手,我觉得我有必要回绝他。

打道回府的路上,我逮着我们司机问了一路关于我有没有开车气质的问题,他支吾了半天,说:气质不是关键,主要是不识路。我赶忙从包里翻出个放大镜,从头发到下巴上的那个大豆子来回扫了三遍,最后总结为:面色暗黄,印堂发黑…

果不其然,下午我的瑜伽教练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在电话里发誓我下周肯定去瞻仰她。刚挂上,美伊娜多沙龙的另一美女打电话来说:你很久没现身了。于是我又呼天抢地的发誓下周一定出现。临挂电话,美女又丢下一句:你不来就一定要记得补水,补水!

昨天晚上在家装模做样的喝睡前红酒,结果完全没有提高睡眠质量不说,还搞得我一直兴奋的聊到四点才睡。今天闹铃是完全没听见,等爬起来的时候隔壁小学的早操都做完了。总之今天是十匹马或者十个白马王子来拖我我也不离开办公室半步。我要在办公室贴两天的小黄瓜片,为周五的山东之行滋养气场。顺便问一下,穿拖鞋爬泰山是不是有点作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