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后一直气场很差,除了生病还是生病,天天跑医院,倒是和医生护士们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倒也忙里偷闲的去上海见了一趟Kitty夫妇和熊夫妇,顺便完成了窝窝头催了很久很久的签证。

上周末终于出去见了亲爱的CJJ和我老婆,自打这两个人抛弃我订婚之后就甜蜜到很夸张的境地,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只好期待可爱的荷兰政府快快发给我签证,让我尽快去欧洲逍遥几个月。

前几日窝窝头寄来了我们在鹿特丹家的照片,结合我最近在家苦心研究些令人魂飞魄散的食谱的经验,应该还蛮自信在努力学习鸟语的同时当好一个称职的煮饭婆,并且可以不用忍受如蜗牛风中爬行般糟糕的魔兽速度。

其实我也很认真在研究找工作的事情,希望在不久未来的某一日,重新操练起阔别了一年多的OL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