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生病


装小狗

我又光荣的生病了。

昨天,苏州下大雨,从早晨下到晚上,从27度下到7度。室友脑筋短路,决定在风雨交加黑漆嘛呜的夜晚去游泳。正好室友拜托我在淘宝上帮她网购了一件性感的bikini,我一直想试试看后面那个带子到底能不能拉掉,于是想都没想就尾随她去了。

我不得不说这位同志实在太有才了,她号称要在水深一米二的池子裡表演蛙泳给我看,于是就怯微微的走到离池边三米左右的地方深吸一口气沉了下去,只剩爪子一双露在外面。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想表演溺水给我看,静待了三秒,发现她唯一露在水面上的瓜子挣扎的尤为逼真,只好把她拖了上来,她还真溺水了。然后根本没怎么游的我和精心表演了溺水大戏的女王,在更漆黑的深夜去吃了韩国料理,游泳的减肥成效双双灰飞烟灭。

当然生病也有生病的好处,譬如我今天一天都在公司作威作福。早晨,我说我生病啦,所以要喝草莓奶昔。午饭过后,我说我感冒啦,所以就把他们谁带来的巧克力给拆了。晚上,我说我病的越来越严重了,接着掏出了个硕大的苹果咕呲喀吱的啃掉了。最感动的是,我今天居然六点就下班了…

晚间照例贡献给NDS上的动物之森。在连续一周凌晨起来挖邻居的牆角后,我终于把我们村里所有动物家的花都种在我家门前,成功地得到了种花大奖。然后我就拎着钓竿去钓鱼,钓上来一条五彩斑斓的鱼正在炫耀,旁边站着我的邻居老虎还给我鼓掌。我很愧疚,因为我昨天才把他家门口的大花小花全拔了。

对了,今天又有人来问我打不打魔兽,我自从把一只牛培养到70级后就只编排他每天烤鱼。因为它长得实在太丑了,除了烤鱼,我不想让他出去见别人。当然,我另外还培养了一姑娘,并把她打扮得异常美艳,每天让她到处乱跳。

今天龙体欠安,朕早些休息去了。

Advertisements

痛并快乐着

最近的日子属于大难不死也没后福。

我极度怀疑生日那天关门的时候夹到了我的大尾巴,以至到了今天,那个裂开了口的尾巴骨还在跟我隐性抗议。运动就别想了,平日最大活动就是趴在床上看连续剧。每每跟老头子去客户那,他都会指着我很得意地对客户说:这个笨蛋,从楼上掉下去,尾巴摔裂了…娃哈哈哈…然后两个人就笑得又猥琐又开心,留我在旁边想把他从楼上踹下去。

跟老爸老妈说了要调职的事情后,这两个人便加紧了晚间教育的步伐,据说我爸往固定电话里充了千把的IP费用专门用来打长途。一三五照例是家母做大龄女青年情感教育,二四六则是家父的“如果不出国将会如何如何如何”的专题演讲。而到了周日,两个人就会为抢电话而大打出手,我只好在这头勉强享受一下听吵架的乐趣。个么自从我娘知道我要去上海后,她的情感教育栏目就短暂性停播了,改为报纸朗诵和恐怖故事连载,多半在我已经瞌睡到不行的时候跟我说一个晚归的姑娘被性骚扰,或是一个开车的女士被抢劫的悬疑故事。

自从家人开始筹划我姐的婚礼开始以后都变得很奇怪。我爸开始整理我小时候的照片,然后在例行电话中不忘天天跟我唠叨我小时候有多么可爱+可恨+调皮的让人伤心+挨了很多顿打。然后某天,我爹跟我说,我大伯(也就是我姐她爸)已经约好了一家婚纱影楼让我回去拍照,我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我姐很酷,我跟她说这件事的时候,她很酷的回了一句说:跟他说你没钱,让他们自己去拍。

在看了小鸟部长徒弟吞吞的四人写真后,我琢磨着,如果光靠PS把人给修瘦也就基本上惨不忍睹了。因为很多张四人合照里,为了把小鸟脸上的肉割掉,吞吞已经被修的瘦的我见犹怜了。

最近说风就是雨的绝对不止我们家人。流氓洲号称周一去非洲陪土著人跳舞,还很哀怨的跟我说到了机场给我last call,结果周日就因为乱吃霍乱疫苗倒下了。丫都快挂了还不安生,我就在网上说了一句类似崔晋人不错…之类的话,他立马忍着肚子痛从床上跳下来key in到:那我正式宣布你们俩在一起了。

同志们,你们还有看过比这更不负责任的八卦了吗?

答案其实是有的。有这么一位认识的中文字不超过十个,却每天坚持孜孜不倦研究我博客的同志,在我前一篇名为离歌的博客中发现Bernd这个名字出现了数次,且留言处Bernd的发言中有哈哈二字,便999%的断定我跟Bernd有了一腿。sorry, maar dat is niet waar.

刚才老头子打电话回来,声称在阳澄湖抓螃蟹呢。我预定了四公四母,晚上不加班了,抓着我的大蒸梯回家蒸螃蟹咯。

懒猪一头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连着三天写博客,结果在我好不容易把五一回忆录开了个头的时候,我就病倒了。

上周六,我和Mikie去健身,结果一进去就碰见客户悠闲的在骑单车。唯恐他看见我就拽我去谈之前未解决完的事情,我赶忙就近跳上一部跑步机,头也不回的疯跑起来。直到客户走了,才拽了Mikie去单车。大概是我们俩昏昏欲睡的表情让教练们很受伤,所以没等我们瞌睡太久,就有一个很和蔼可亲的教练过来带我们尝试其它器械,可惜试练的器械除了可以把胸部压得扁扁,没有其他任何用途。

那么我是如何病倒的呢?因为我去桑拿了。刚进去我就后悔了,强作镇定的在里面呆满10分钟,满眼星星的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跳进游泳池里降温。…然后,我就发烧了。

整个周日就在烧得昏昏沉沉,Mikie也没能幸免,晚上两人通电话的时候,均躺在床上哀嚎中。

总结了运动不足和抵抗力差的原因,周一去买了呼拉圈和红酒,昨天去买了香薰和精油,今天预约了沙龙,明天出差,后天我就又可以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南京啦。

一失足成千古恨

公司的耳温枪十分善解人意,周五居然量出了个39.2,如果说上次发烧是因为那该死的智齿难产了两年还没长出来,那这次就一定是因为我想跷班了。我的体温就是争气,该高的时候就立刻能彪上去。于是,我就溜达去了医院,医生叔叔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批准了我喝樱桃味的儿童泰诺和雀巢美禄。我回家开开心心的喝了一堆热巧克力后,体温终于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而且这两天还因为因为生病得到了很多关心,同学们,我爱你们。

回家一直开空调的后果就是电路系统貌似又出了故障,还一直冒火花。我装摸做样弄了个电笔到处戳了戳,发现每根线都带电,就立刻决定不自己动手搞了,电成烤鸡就不划算了。

我上周弄回来的直板因为电路不稳,一直没敢用,昨天终于成功的把头发DIY直了,所以今天为了向人民群众展示一下我的DIY发艺,终于憋不住在下午五点的时候从床上爬起来,去了趟家乐福。大概是许久没逛超市,憋得我今天看到什么都两眼发光,一股脑的都往车里丢,付完钱了才反应过来我拿了满满一车东西,还包括一箱子玻璃瓶的朗姆。下午我在网上很努力的妄图把阿呆骗出来逛超市,连偷情这么咸湿的理由都拿出来用了,他居然不为所动。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奋力的把八大袋子东西拎回了家,狼狈而伟大。

为了报复阿呆一周两次在我无法出席的情况下偷偷组织饭局,以及今天不理睬我要去逛超市的美好意愿,我买了鸡翅,还调制了美味的甜辣酱,明天我将带私房大厨甜辣鸡翅去上班。哼哼,我要在他吃楼下便利店最难吃的外卖的时候把我的鸡翅拿出来,气死他!

我已经发烧第五天了,很奇怪,从上个周五开始就一直持续低烧,没有原因,该不会是得疯牛病了吧。

so我现在就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把自己裹得像木乃伊,穿着拖鞋奔走于传真机和办公桌之间,顺便抓几个m&m豆往嘴巴里丢。

这个客户可是把我折磨得不行,现在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我天天被我的“情人”电话sm。她擅长于在午饭时间打两个小时的电话让我把条款逐条解释给她听,或是跟我讨论昆山到底会不会发生海啸。所以每见我面露菜色,加藤总会无比同情的看着我:她又来虐待你了啊…或者我刚从外面回来,发现阿呆用极忧郁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必然会在我的桌子上看到给我的留言:给你的情人回电!

anyway,最近还是有很多开心的事情。
譬如,明天可以回家跟我爹嗲,骗些礼物来;
譬如,我还没有嗲,就有人自动自发寄礼物来…
譬如,礼物还没到,我就可以等着有人在双流机场跟我表白;
譬如,就算没人表白,也有成都的美食和美女在等我;
譬如,就算不能吃辣,也可以拽人去逛张靓颖驻唱的酒吧。

生病了

oooohhhh~~~

现在我坐在床上,左边是姜茶,右边是纸巾盒,一边蹂躏已经通红的鼻子,一边打游戏。虽然感冒让我很是不爽,不过终于到周末了,可以全身心放松下来,窝在床上哪怕是太虚神游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周四苏州开始全面降温,在外面奔了五天,感冒越来越重。一周来东跑西跑,半个江苏跑完了,Flora还笑称我的工作就是到处旅游。

果不然我的感冒就加重了,只好把自己包成只大狗熊,睡得头也痛了,肚子也饿了,还好有好心人给我送小笼包和鲁肉饭,感动的我。

我一定要赶快把病养好,下周回南京见shining。

To All

这个周末过得非常轰动,一时间太多的信息,反而塞住了接收的信道。

生了三天的病,还灌了自己一瓶的酒,所以现在迷迷煳煳不说,也丧失了大部分的思维能力。

思维跳跃太快的结果是笔头永远跟不上,但本着昨晚对阿呆的承诺,还是写些什么让他羞辱了。

我会把以下的内容写的极为煽情,配合一下失恋的情绪。

首先要感谢CCTV和姜丞同学,一大清早的就给我打电话;康宁呢,盛情邀请我吃龙虾,可惜我还没机会去,我也帮你祈祷一下今天大闹维修部的时候不要被抓,以免我的大龙虾灰飞烟灭;Kitty么,女人凶悍如你是登峰造极了,有你的好是可以在我扭扭捏捏骂不出口的时候把我的敌人骂到狗血淋头,如此作风是如何的让我叹为观止。佳佳呢,这两天一直没看到你,好想你。顺便汇报个好消息,生病瘦了三斤,我要笑死了,让发烧来的更猛烈吧。

接下来的这段要特别写给袁小妞,你的失踪害到我快要打电话报警了。我一个好友的情人曾经跟我传授他的失恋妙诀:当一份感情只剩一个人深陷其中的时候,再怎么要死不活也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既然如此,为何要让那个男人更加得意你的失落?

我不是很好,但是却以很戏剧的方式从这段裹脚布般的感情中解脱了出来,我还以为会百转千回一下,却发现生活根本就没给我矫揉造作的机会。一瓶酒后,撕了所有的信;今早睡过头,连叹息的时间都没就忙乱着上班去了。

最后还要提到我姐,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篇东西的时候居然不由的想到你。你已经几年没回来了,赶快把那个帮你挡风遮雨的人介绍给我们认识。你也知道,失恋的人么,最想看到身边甜蜜幸福的安慰了。

好了,写完了,回头看一下,居然一点都不煽情,也没有边些边哭之类的,看来情况尚好,大家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