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礼物


实属名不属实,今天站在元祖的柜台前挑蛋糕被问到几岁的时候,一度在二七和二八之间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咬咬牙报出了二八俩字。

我今天过的可充实啦,除了家父家母直接视我为无物,一个带领旗下同志们去看《开国大典》外加吃饭,一个和大学同学聚会之外,我一天都在家嗷嗷的等礼物。一早圆通的叔叔就给我打电话说有N多个包裹,乐的我鞋子都没穿稳就屁颠屁颠奔下楼了。我觉得大家都很了解我,清一色粉色系,大大的满足了我装嫩的需求。

然后么,因为无家可归,我就去外婆家蹭饭吃,才知道原来俺外公69年就是国庆阅兵国家方队的指导员呢,威风死了。

老爸至今未归,但很有深意的给我发来短信:人的上半生,要不犹豫;人的下半生,要不后悔。祝生日快乐。

谢谢给出祝福的大家。

老爸的生日

原定计划是今天把礼物快递过去给家父,结果周日致电家母时才知道我爹飞北京开会去了,让我的惊喜计划胎死腹中。我们楼里ups的送件员帅死了,个高且很man,完全是我的type。以前么,快件都轮不到我寄,只能在电梯里眼睁睁看着他在25层左右绝尘而去。本来想,若是我在给我爹礼物的时候留我的手机号码,ups帅哥会不会也心存好感,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呢?这简直就是旷世奇缘啊奇缘旷世。周日一大早我就把寄件单写好了,电话号码处恨不得用荧光笔多描两遍。结果我妈就这样破灭了我的这出人间佳话。

既然ups赶不及,就直接让朋友从香港直接寄了。快递刚发,正喜滋滋的在网上跟林妹妹吹嘘我是孝女的典型,她就说他老公生日寄给她的施华洛世奇快递到她手上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一个忧郁的蓝色小袋子。于是乎,我的强迫症就爆发了,晚上做梦都梦到一个穿着快递公司衣服模样的人偷拆我的包裹。于是周二当天,我一共打了五个电话给快递公司,还不断在msn上搜寻我爹同事的身影。接着我又开始频繁骚扰我妈,终于她在被我逼疯后,答应帮我打电话给我爹探探口风,直到确定领带夹,小包,中包,大包,特大包,包装盒都在,我的小心肝才恢复跳动。

晚上我爹发短信来说Thank you,我说nothing;他说checked the gift, nice, i like it. 我说happy birthday。两毫秒以后,家母的醋坛子就打翻了,短来质问:“两个肉麻的人在用外语聊些什么!(你爸猜你送他的礼物值500……)。”

我很感动来着,我当时一直在设想两个版本,1.0是我回家的时候我爸会拿着礼物问:喂,你送的这个是个什么东西。2.0版本是我爸还算英明的举着领带夹说:这个东西,要50块钱的吧…这种惨剧是有先例的。当年他从台湾回来,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唯独漏了我,在我的一哭二闹下,扔给我一瓶据说是“精心” 给我挑选的礼物,背面赫然印着:aftershave cream,还死不承认是免税店的BA送他的sample。还有一次,被我发现偷用的精华液而跳脚时,很鄙视的说:这个,十块钱卖我我都不要,一点都不滋润!

当然啦,今天是老爸的生日,虽然他抛弃了我和我妈去北京逍遥自在了,我还是要大声说一句,生日快乐!

生日礼物

外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锦湖吃饭,俺倒腾了一束花让花店的人送到饭店,然后从各个角度拍了五六十张“外婆和花”的照片。俺娘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倒腾了一堆百合。搞得我妈这数十天回家不做饭不扫地,就是翻来覆去的捣鼓那些个花,急得饿肚子的爸爸直打电话来叫嚷。我真是喜欢我定花的这家花店,量多分量足,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昨天晚上接到外公的短信+电话,特别规定我不能在他即将到来的八十大寿上给他惊喜,看来大家对我送花是审美疲劳了。我于是昨天晚上就失眠了,嘀咕了半天到底准备什么礼物,我得想出个有极有创意,别人都跟不上我步伐的东西。

为了让外公戒烟,我曾把我们家的电脑装满了各种大中小型游戏给他老人家抬过去了,我妈回来暴跳如雷,说我剥削了她打连连看的权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是为了外公的戒烟大计,我用双面胶在外公家的所有门上都贴上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大红告示,后来想当然的被我爸暴打了一顿,我贼委屈,他就这样亲手毁掉了一个极有前途的街道办事处女主任。

我还送过旧手机两个,新手机一个,文曲星一台,数码相机。大家还没有发现么,我的外公是个数码爱好者,干脆这次送个音响好了。

说起生日礼物,我不得不叹息我们真是没有创意的一家人。

在我十岁的重要生日上,家父送了我一个肉包子,家母送了一杆笔,红色的那头还写不出来,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蒙尘许久。此外我还收到过波力海苔,哈达,鸭子,一只长的像猪的绵羊玩偶,一个观察昆虫的放大镜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自我二十岁以后,我爸就贼精儿起来,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不管我是否还睡得昏天黑地,就胡乱亲一口,折合算礼物。

好吧,最近没啥追求,攒钱买音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