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离别


以上这个Title来自流氓洲同学,他跟我素来有仇,属于看我不爽一定还要在伤口里撒把盐的那种。不过这句话成功的使得我一晚上压抑的心情一扫而光。

最后一个晚上,脑子在空转,彷佛很忙的样子,却也没有真正在想些什么,只希望家人朋友都好好的,自己一切平安。到达后再跟大家联系。

Advertisements

六一儿童节快乐

算是多少年来最沉重的一个六一了吧,特别是那些地震灾区的小朋友们。

今天在报纸上看到很多转到南京医院来的灾区儿童的治疗信息,好些都是多处骨折和截肢的,看的很想哭。正在最近在空闲,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可以去作义工。自从我的血被那个什么流脑污染后,估计献血也不会被批准了。

回南京已经一周了,每天都出去瞎逛闲逛,晒的不成样子。因为要打包,天天出去大采购,下一步就是想怎么把如山大的一坨衣服塞进箱子里。我娘也是天天神来之笔,今天说要带电磁炉,明天说要带几把大菜刀,后天说要带电饭煲+压力锅,我又不是去开中国餐馆,没脾气了。不过介于我娘在收拾行李方面战果显赫,她居然把我在苏州所有的东西,其中包括8个箱子,6个大包,一辆折叠自行车,2个电风扇,一个晒衣服架板,塞在一辆A6里开回南京来,个么我觉得她要是想,估计也能把一个餐馆用的道具都给我带过去。

最后定了18号从芝加哥转机的机票,但是估计到Rochester也要夜里12点,怎么进宿舍就成了一大难题,而且前前后后要折磨20多个的小时。

今年我爹从新加坡回来,也没几天一起的日子,说的有点伤感带肉麻,那么就利用这几天好好折磨他吧。

一切有尽头

看似悲伤的title其实纯属哗众取宠,因为完全是很欢乐的内容;只是今天在火车上,终于可以全身心放松的时候,突然就没来由的想起了三年前自己写给ex的一篇悼念爱情的日记,然后就鼻子酸酸的。

今天去梅陇镇广场挨晒,到底也不负有心人的很快签到了美国的签证,心中最后一块大石头落地。晚上开始打包,周末让家母来驮我回去,然后我就可以享受一个月的短暂南京时光了。

算算看,来来回回的游走于出国不出国的挣扎,也耗费了三年的时间呢。失去了很多不想失去的,却也得到了很多没想过得到的,我固执的认为,人越大可以掌控的东西反而越少,所以我决定再作孽一回,砸锅卖铁读书去也。

我要去一个非常寒冷的城市,据说一年二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下雪。申请到的宿舍是两层砖木结构的小房子,坐落在森林中间,可以和松鼠野兔成为好朋友…这种回归校园的认知有让我如作小学生般的兴奋。

At Last,预计6月18日飞芝加哥或者纽约。

离歌

国庆时跟一帮人去K歌,必点的歌曲有两首:死了都要爱和离歌。昨天和吞吞msn,唯一提到的话题就是她那把遗忘在我家的性感透明小蓝伞,早晨到公司打开电脑,看到的却是她半夜时分写出的忧伤博客。honey,还是要早点睡觉的。

离别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特别伤感的话题,不知道这样说,坐在机场无聊等待Check In的徒弟会不会用意念力咒我。

好在每次腐败中都有一些场合经典的存在,却也给漫长的分离埋下了更多期待。去年徒弟提了个大蛋糕给我,却在我们好不容易把蛋糕带进大乱的时候提前离场。今年,和徒弟,吞吞,shining,Kitty一起泡了整夜。

徒弟在德国的日子,写的能看得两个字是我教他写的名字;唯一打的电话是在我极其郁闷和窝火的凌晨;msn上出现频率最高的字是称呼我师傅,博客唯一的传记是写给我的。嘿嘿,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孩子大了,我很欣慰啊。

Bernd:09-Oct-06 8:23
艾,要是我明年暑假不回来你就跑米国去咯,下次再见你我就该有个混血的干儿子了吧,哈哈=P
Tracy: 09-Oct-06 8:31
争取熬到明年你回来。
Bernd:09-Oct-06 8:35
恩哪,那我也尽量早点回来=),保重身体哦!
Tracy: 09-Oct-06 9:16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