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窝窝头


绝句

一.
…酒店…
A: 老公,法国的LV比较便宜,我看上了大号的speedy。
B: (拍胸脯)好,明天我去看看。

…LV店…
B: 小姐,我想买一个叫sleepy的包。
LV工作人员: 啊?我们没有任何包叫sleepy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B: (抓耳挠腮)不可能啊,我老婆昨天睡觉的时候还跟我说了很多遍,就叫sleepy啊。

…回到酒店…
遭到暴打一顿。

二:
B: 老婆,你昨晚上睡的好不?
A: 还不错,就是做了个梦,梦到我的小孩很丑。
B: 这还蛮现实的啊,看看我么,50:50的几率嘛。
A: 哎,可惜我太懒了,不愿意换老公。
B: 好吧,那我只好跟我的小孩说:你长这么丑,完全是因为你妈妈太懒了,不肯给你爸带绿帽子。

Advertisements

巨人国奇遇记

在南京待业的两个多月中,我在淘宝上搜刮了一堆破铜烂铁。可惜我妈拒绝收留它们,所以来荷兰的时候,我也就叮叮挂挂都带来了。其中就包括以下这个非常可爱的眼罩。

来时国泰的飞机上,飞行室广播:“机上多配备了几个飞行员,如果大家看到有飞行员在客舱内走动,请勿惊慌…”完了俺就套上眼罩呼呼睡去。早晨饿醒时居然还真就发现一慈眉善目的飞行员坐在我旁边,俺们友善的攀谈了许久,他嘲笑完我糟糕的睡姿后,还顺便向我介绍了一下荷兰的水利、农田、牧场等运作机制。凭我高度的女性直觉,这位帅哥差一点点点点点点儿就跟我要电话号码了,哇哈哈哈哈。(此处纯属个人臆测,该飞行员叔叔请勿对号入座)当然啦,后来我非常自豪的把这个故事删节了我睡觉打呼噜流口水的部分讲给窝窝头听,可惜他至今都不相信,认为是我自己白日做梦的场景。

上周路过鹿特丹火车站,突然冒出一帮子扛着摄影机大话筒的人随机采访。当其中一位仁兄突然跳将到我前面叽哩哇啦说了一堆鸟语后,我只有很无辜的说“Sorry, I don’t speak Dutch”. 然后他又叽哩哇啦了一堆,我只好继续恐慌的重复了几遍“I don’t speak Dutch.” 他们就满意的走了,当然之前是全程都在摄像的…我至今都很纳闷难道他们准备播出我面露菜色的重复“I don’t speak Dutch”么?还是这是个恶整外国人的游戏,他们会直接上传Youtube?个么那样我就发达了~

今天早晨我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一个貌似我邻居的老爷爷来敲门,一番指手画脚后我才知道他是街角杂货店的老板。凭着我才学了四天的荷兰语,我猜测他大概是在说他腰疼,想找个小姑娘帮他按摩一下,他愿意付200欧作为答谢。凭着我对数字还有Euro这个单词的敏感,开始我以为他想问我要两百大洋来着,顿时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后来人家老公公大概是觉得我误会了他的意思,立马从皮夹里掏出两百块塞我手里,然后就下楼走了…回头我一直琢磨,到底是他钱太多呢?还是曾经欠过窝窝头200块还钱来的呢?看来这个问题只有等某人下班回来后去杂货店问了。

待续……

顺便插播个窝窝头外公百岁寿辰时的照片,赞叹一下我的大饼脸啊。右下角纤细的小姑娘是荷兰的体操冠军,我该有人家两个厚了。

此消彼长的气场们

  • 终于买到了纵贯线的票,改明儿借个高倍望远镜,26号就可以跟小雍,老婆and CJJ去缅怀青春岁月啦。
  • 家中猪头神经病发作,突然决定在国庆这么个人挤人下饺子的时刻来玩,对此我表示三万分的无语。除了安排其和CJJ的历史性会晤,还有谁想看猴子的?现在可以报名。
  • 我的大幅十字绣即将完工,改天送去裱一裱。
  • 蓝牙模块安装失败,我昨天终于把MACBOOK拆了个底朝天,非常的壮观。

最近我在做什么

今天吃饱了,开始研究space的访问来源,发现真是搜什么的都有,比如找“三好学生个人总结学生版”,“没有密码,如何查询手机详单”,居然还有人输入“父亲节的来历[短些,要很短,很短]”。当然,我又光荣的找到了一个暗恋Michael的人,此人在Yahoo上搜Liku+Michael+生日,并且把我space里的每篇帖子都读了一遍,太有毅力了。

最近我在非常繁忙的攻读西藏历史书籍,这三天看的历史书大抵比我准备高考看的都完备,为的是随时随地的羞辱和挽救失足少年。在政治辩论这个问题上,气势是非常重要的,首先用强大的气场震慑住对方,然后开始滔滔不绝,并运用引用,排比,讽刺,反问等多种方式,直到对方赞同为止。当然,为了祖国荣誉我的各国词汇都大有长进,我甚至已经能听懂些法语了,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晚上和法国兄弟马克和法国美女茱莉吃饭,本来我和窝窝头准备带一张家乐福的抵用券去撕给他们看作为助兴表演,不过马克非常真诚的说:巴黎市长是gay,人家八成是看上达赖了所以要他去当荣誉市民。然后茱莉一脸认真的问我到底对法国人民有什么不满。貌似伊非常愤怒那市长添乱,因为这可怜的姑娘,签证延期被拒,不得不先回去一趟,等奥运会开完再回来。最近中国签证很不好搞,在美元跌破七的当下,终于签证也比美国难了。

存证

语言是一门艺术。

某日,想训练窝窝头骂人的常用语。
我:你这只大肥猪!
(之后开始洋洋自得等待他虚心求教)
他:你这个矮冬瓜!

某日,我非常艰难外加指手画脚的说完整了一个五角恋的故事,然后开始唉叹世风不古。
窝窝头非常自豪的对我说:你找到我,我都替你高兴。

一个人

某人去阿尔卑斯山滑雪,临走时在我的冰箱里塞满了鲜虾云吞和毛栗子,然后绝尘而去,成功地拉下了剃须刀和PSP的充电器——我推测他大概是去做雪地野人了。

所以到过年前的日子我都会特别的忙碌,因为我决定在40个小时虐完了仙剑四后再慢慢通关一次,顺便贡献点眼泪给麻木无趣的生活。当然我也要苦练GBA和NDS上的超级玛莉,然后表演一人通关绝技给老婆吞吞看。本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的精神,我要感化吞吞这个游戏白痴,任重而道远啊…

今天看到PP在space上贴出的婚纱照,很美,欢迎大家前去参观。如果我结婚的时候法令纹和鱼尾纹还能够PS掉的话,我也要去拍一套。不过我很有求知欲的问一句,他们是怎么把躺着拍照的人的脸拍得很瘦的呢?上次Kitty发了一张躺在床上的照片来勾引我,我们还共鸣过人一躺下来脸就会因为重力加速度的原因显胖。

每天都睡得太迟,所以要去上班+补觉。

到这里吧,就到这里。

昨天在饭桌上说起要恶搞一部小说,名字就叫,在座笑倒;今天就被建议了一个更安妮宝贝的名字:对自己的放逐早点结束。我不得不说,某些同志真是被琼瑶小说荼毒的不浅。

前些天去看望了我记挂很久的七宝和Luna,朋友家的两只边境牧羊。可惜窝窝头不同意我养,因为彼此都忙,陪它们散步的时间都没有,未免可怜。不过搬新家后的房子很宽敞,且我也渐渐开始SOHO,所以想把七宝和Luna偷回家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了。

昨天在饭桌上也集中讨论了我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不是WS男们之前公然猜测的”C”。可以公开啊,其实是幼宠粮食和毛豆最爱的酸奶果冻。上次去月牙湖散步的时候,看到一只巴掌大的小野猫,竖着尾巴亦步亦趋的跟着我,我却没有东西喂它,从此就形成了习惯。不过事实证明我没有把那只猫回家是英明的,因为它一定会被毛豆欺负到死。毛豆,我一岁的闺女,在家母的良好教育下,现在表现的无处不像个山寨霸王,每天零食有:腰果,开心果,香蕉,苹果,西瓜,梅子,薯片,榛子,山楂和黑芝麻煳,我觉得家母非常有才。不过她在窝窝头面前极度傲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窝窝头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起来好好吃哦。

幸福

比较恨作那个永远最清醒的人。

不过,幸福就是,
当你,
最后一个,
半夜三更,
独自搭Taxi,
回家,
在钥匙尚未拿起插入门的时候,
给你开门的,
显然已经睡的晕头转向,
却灵观四路,耳听八方的人。

冬眠预备

我非常后悔没有去看金鸡的颁奖典礼,因为据说好玩极了。倪萍姐不仅仅把刚整容的李冰冰当作刘若英,还让李少红夫妻当众高喊我爱你。浪费了一张好票,我非常痛心。

没去看金鸡的原因是我去看大学生文化节了,也不知道主办方是哪只眼睛花了,居然让窝窝头去主持,所以我还得勉为其难的在周六的高峰时段打车穿越整个城市去凑热闹。

南大也出了节目,搞得我一度以为小三老师会带队前往。因为来了一日本姑娘拉小提琴,还有英国辣妹用非常标准的中文唱Remix版S.H.E的《中国话》——都是三老师的强项啊。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久了反而怀念大学生活,看的非常有兴致。为什么我在南大那会儿只觉得学校的每项活动都乏味无趣+政治气息浓厚?

某人据说很紧张,但是主持的其实还可圈可点。我一开始还担心倘若他开口说中文没人能听懂可怎么办?

Breakfast

K says:
can you get me a bike?
K says:
so I can ride you around on it!
K says:
I can make a T-shirt then, with on the back: “If you can read this, my babe fell off”

跟自己说话-III

上周带窝窝头回去见慈禧,效果很劲爆。我花了三天时间教窝窝头说“很高兴见到你们”,发音太烂不说,最后被我的突击检查逼崩溃了,跳脚爆出一句:很狗狗blabla你们。结局根本可以想见了。

买礼物背台词抱佛脚我都不感冒,我比较在意就是哪里能买到中意的高跟凉鞋,以弥补一下贫富差距。周末在十全街上找到一双,跟高,带子细,钻石闪的人眼睛都快瞎了,纯属惩治公车色狼最好的武器。因为实在太高,穿上都觉得有生命危险,林妹妹瞄了一眼,说:你婚礼上就穿这一双,保证别人能看出来你是个女的…过了半分钟又咋呼道:或者你们去教堂结婚,你选长款婚纱,脚下踩高跷都没有问题。婚纱我帮你设计…

没有人觉得最近结婚的人很多么?周末我们家院子里就有两对,新郎在楼下苦苦哀求,一摞红包都快把一楼的窗户砸通了也没人给他开门,不过我最好奇的是最后新娘子不是新郎背下来的,而是一不明身份男子。

——————-钻石金砖分界线——————

有人说结婚就像买了两张电影票,心有戚戚焉。最可怕的是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要看一出什么电影,广告预告片里明明是皆大欢喜的喜剧,你竟然发现自己苦涩得笑不出来。有时候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看没有广告宣传的小制作影片,效果却好到出人意表。电影虽然叫人意外,退票却是没指望了,性急的就还没等散场就撤退,省得浪费时间,有耐心的想说已经花了钱当然要看完,结局没准叫人惊喜。

婚姻是不是同看电影一样,有期待注定会失望,没有期待或者有惊喜。只是我们适逢其中参演,不管结局是喜是悲,谢幕的时候记得微笑着退场就好。

入冬的日子

在连续过了两个七夕两个鬼月之后,一直炎热的日子终于在大半个月前咣当一声掉进了冰窟窿里。毛豆很怕冷,所以我们娘儿俩的最大任务就是窝在家大眼瞪小眼。毛豆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舔我的手,并且十根手指缺一不可,连我偷用右手控制一下鼠标她都造反,直接导致我在msn上出没的时间都很少。

上周末跑去浦东机场接机却遭遇机场惊魂事件。因为从一点开始,信息牌上所有国际航班的状态栏均进入了非正常状态。接着广播就开始不停的播报各路国际航班均因无法在浦东降落而临时改降别的机场。最不幸的几班居然改飞去了北京。坐在我旁边喝咖啡的小姑娘打扮得亮丽异常等从日本回来的男友,一听说那架班机调转屁股奔去了北京,顿时哭得花容失色,妆花的一塌糊涂,不得不被架去了休息室。

果不其然,快三点的当头,我要接的班机飞去了南京,连所有从浦东出发的航班也都关闭check-in。询问台的小姐一脸无辜,一问三不知,先说是航空管制,然后说军事训练,最后被逼急了就说是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到了六点,来接人的接不到人,要飞走的飞不掉,整个机场都乱套了,你能想象整个机场挤得跟Nasdaq交易所一样的场景么?漩涡中心吵架的两个人很有个性,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指着警卫的鼻子说要去法院告他侵犯人身自由;警卫拿着个大棒子回指说,你是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干瘦男掏出手机说要号召群众组织起诉;警卫大呵说,你是破坏国家安全罪;干瘦男对着所有围观的群众说,浦东机场现在处于非常不安全的状态,并且要求机场的负责人出来保证机场的安全性…要不是后来又来了个警卫把两位都请走了,其实这出二人转还是相当出彩的。充分说明了群众普法的重要性,艰巨性和长远性。

第二天我就病了,咳嗽感冒加发烧,悲惨的一塌煳涂,却还每天不得不出去应酬。每每对着一堆美味却吃不下去,心痛得我都快犯心脏病了。

最后一天我终于恢复,去香格里拉的Cafe Soo庆祝。菜式非常丰盛,大冻蟹,各式各样的cheese和鱼生;我还喝了两碗辣人又刺激的泰式酸辣汤。说到甜品,我第一趟跑去拿了慕斯三个:绿茶,芝士和草莓。回来了窝窝头很吃惊,拍照片以留念,我的头和三色慕斯交相辉映,非常壮观。第二趟,我去拿了芝士蛋糕,黑森林,芒果慕斯和草莓布丁。第三趟我端了个大空盘子奔过去问甜点师傅:请问有提拉米苏么?师傅大概被我震惊了,从柜台下面端了两块超大份的提拉米苏,还贴心的帮我装了一份三球冰淇淋。

我觉得,我的整个冬天,就靠前天晚上吃的自助赞助热量了…

心情突然很好

一早在msn上碰到流氓洲

Tracy 说:
昨天我和晶晶过了一夜。阿嫉妒阿~~
kerouac 说:
妈的资源太浪费了…暴殄天物
Tracy 说:
娃哈哈哈
kerouac 说:
两个人分别陪我一夜多好阿。我来YY一下
他妈的,你们太浪费了,越想越心痛阿
Tracy 说:
就想等你这个反应
kerouac 说:

你个心理变态的…

今天早晨起床后嘴巴一直保存着两边朝上30度的完美弧度,原因是昨天下午shining来苏州,我晚上就直奔酒店陪她海皮。原来如家的床是正方形的,两个人睡得四仰八叉还是觉得那个床那个过分的大,但是那个女人居然什么都不带就准备在苏州过夜了,导致我带的睡衣被她抢去了上半身,我只好裹着超级花痴的浴巾和一条瑜伽裤过夜。

见到shining我的直接生理反应就是神经性絮叨,前五百年死猫后五百年死狗的聊了大半夜,两人均顶着大肿眼冲去喝咖啡维生。

不过心情大好啊心情大好,果然女人还是需要彻夜八卦来滋润的,年初是June来,世界杯是Amanda来,现在是shining来,3个月后谁来啊谁来啊?

然后我决定在shining的精神鼓励下每天去健身房,我还要去上海打网球,我还要回南京乱high,我还要期待窝窝头来亚洲工作,我还要当伴娘啊当伴娘。

今天一早收到Drunken mail一封:Attached you find the most horrible piece of sound recording ever produced! If you find it totally disgusting and don’t want to hear my voice ever again I totally support your wise descision. Aside from all the kidding it is really crappy but I am gonna send it anyway 🙂 At least it is honest. 为了听一听到底有多恐怖,我只好把耳机插在主机的最下方,老板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我趴在地上作五体投地状,傻掉。

生活多美好啊。

五一记

在浑水摸鱼了数天后,我决定不再偷懒,从今天开始写五一记。

其实从五一前一周我就作了详尽策划,一开始我定的战略是先在家裡循规蹈矩三天,让家父家母放松对我的警惕,然后从第四天开始撒开了腿儿的疯玩。结果是马有失足,猪有失蹄,在第四天晚上,也就是我刚开始准备大展鸿图,活动腿脚的时候,一下子high翻了。凌晨五点偷溜进家门的时候被我爸给逮个正着。接下来的三天就在家坐牢,彻底和一切娱乐活动say byebye了。所以原来是有七篇废话要唠叨的,一下骤减为三篇。今天说白天篇,明天说午夜篇,后天说运动篇,这三天都有事做。

30号我翘了一天的班,准备一早精神振奋的出现在南京,结果前一天晚上跟Mikie吃饭吃大发了,把她送回家自己进家门的时候都半夜了,连忙抓几件衣服进箱子,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就拽着一堆东西尘土飞扬的奔回了南京。窝窝头非常有良心的来火车站接我,让他来接站真是作了大孽了,整个就是我在大风中满身是土的在露天广场练眼力,最终才在快到玄武湖边的广场上找到了这位来接站的好同志,据说是无辜被一解放军哥哥逮住坐在湖边练口语。

下午去玄武湖,鸟类生态园比以前好玩多了,有只鸵鸟太可爱,长着很肥硕的身子和很善良的小脑袋,我一时爱心大发,就追着它到处乱窜,只可惜我的鞋跟太高,总往土里陷,要不一定追上鸵鸟,让他给我下个蛋…后来窝窝头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拽我去看水鸟分散注意力。

南京刮大风,湖面尤其如此。即便我选了艘有动力的船,还是两次被吹到岸边的海藻里怎么也动不了。船板上大字写着:“如船驶入荷花塘,请拨打…”,我忙着打急救电话,让一艘更大更酷,最重要的是马达更强劲的船把我们给拖了出来。我这头拖得正起劲,窝窝头却在告示中找到了个“荷”字,顿时乐得手舞足蹈,船也不拖了。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荷兰人,几万个中国字中只认识“荷兰“二字呢。我顿时暗下决心,下次教他认我的名字,并且告诉他这两个字就是美女的意思…

人家威风凛凛的老鹰船刚走,我们的小破船就又给挂进海藻里了,这次我可是没脸打电话了,准备直接跳上岸拍拍屁股走人;还沉浸在认字喜悦中的傻老外居然用一只手就把船从岸边的海藻里给划了出来,太让人惊叹了。

以上是唯一一次我在白天活动,明天来写五一记之午夜篇,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