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跨年


鸡年的尾巴

这两天,向来很怡静平和的苏州人民特别的兴奋,漫天撒开了花儿的放焰火,昨晚不知谁high过了头,半夜两点半开始敲锣打鼓,震得我脑子都快开花了,所以我整天惦记的就是回南京。

今天苏州大雾,高速公路都封了,老板早已闪人,剩下无聊的我们坚守最后岗位。加藤一天都在给他家的猫做窝,兔子在满楼找美女,阿呆霸占会议室睡觉,Mikie在潜心研究新年食谱,我只好上网看娱乐八卦。

我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有比较靠谱的本命年,天晓得我十二岁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打架,爬树,被老师喊家长去学校训话,果然往事不堪回首…我妈前些日子神秘兮兮的扔给我本书,上面严密规划了狗年每天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不是说本命年犯太岁?这就印证了我妈十二年钱为什么天天被叫去学校挨训,也印证了我最近频繁倒霉的原因,果然是要积攒人品,小心度日。

以最快速度结束,我要去通宵K歌了,约了阿呆,淑文,李震等唱到大年夜的早晨,米纳桑,狗年再见。

Advertisements

Typical Winter Weekend

事实证明,我现在可以直接飞去美国连时差都不用倒,因为我已经连着好几天昼伏夜出了。

话说周六晚上的忘年会真是让人意兴阑珊,东西不那么好吃,桌上还有几个一点也不绅士的男人只顾着把菜转到自个儿面前,我乱中取胜拿了几只虾,终究还是敌不过他们那好比佛山无影脚的筷子,最终放弃了。想当年,我也是跟一帮子看到菜就如狼似虎的大老爷们儿一起吃饭的人物,我一直健康快乐营养充足的活到现在,证明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生活水平提高后渐渐的放弃了抢食这么有前途的技术。

席间还不幸被一只失恋忧郁中的兔子灌酒。这位兔子同志,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追一个,追一个失恋一次,失恋一次醉一次,醉完以后再到处寻找目标,如此往复,乐此不疲。这次可能真是受伤受大发了,一个月前突然冲进更衣间来问我:“Tracy,你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爱吗?”自打我拿到身份证以后就没有被正常人类问过这个问题,我于是作历经沧桑状,很琼瑶的说了一句:“相信,因为唯有相信,才有可能。”说着自己已经胃中翻江倒海到不行准备呕吐,他倒是做恍然大悟装,点头走了。半个月前,兔子又突然冲到我桌子前:“Tracy,你觉得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吃着吃着,他的失意也随酒精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不停的往我的一个杯子里倒红酒,而我一直在喝另外一个杯子里的可乐,就这样干杯了若干次后,他就挂了。

今年的红白歌赞也可以下了,很多好听的歌。

旧的和新的之间

旧的一年过去了,毕业了,工作了,分手了。人都是一样,一年一年的过,一年中的刻骨铭心,过了几年,也都不再想起。所幸的是不仅是旧年还是新年,总有那些老的不能再老的朋友想着我。希望大家都和我一样,开开心心的,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我终于彻底的告别了V3:换了好几台都啸叫的厉害,最终放弃了,买了台w800。我衷心地祈求小偷不要来光顾我美丽可爱的手机。家母还真是强悍,不仅安抚了一听说我买手机就暴跳如雷的家父,还成功劝说Amanda的爸妈也给她买了一台。其实就是Amanda全家请我妈和我吃吃火锅,末了我们俩就一人拎了台手机回去。显然这件事开心的只有我和amanda,她有了新手机,我有了和我用情侣手机的人。

明天假期就结束了,真是残念,我要把老板送的书看完,然后好好列个年度计划,本命年听说会灾难重重,我要小心谨慎。昨天全家人麻将打得正欢的时候,我大声宣布要生个狗宝宝,我外婆顿时开始慌:时间紧张,要我抓紧;外公要我去弄个手镯什么的带着;姨妈在思忖如何待产和坐月子;剩下的姨父贼精,不加入我们女人的八卦讨论,才打了两圈就把另外三家赢光了。

另外,从今天起我要正式把减肥放入一日计划,继续作按摩,外加去办个健身卡。我琢磨着再过几个月俺就要当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伴娘了,我要当一个pp的伴娘。在此我也特别要警告新娘同志,只拍照片是不够的,你至少得给我倒腾个爬梯出来,要不我跟你拼了。

跨越零点

今天Kitty说她回去南外,msn签名顿时改成:废墟,水杉下的废墟。

妈妈来帮我收拾房间,我在一堆已经落满灰尘的信笺纸中找到了加布里艾尔同学在2年前写给我的一段话,龙飞凤舞的潦草:“如果十年后,我成功了,我活着,我会再来找你,你就当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活着好了。”这个crush还没过去几年,加布里艾尔同学就只痴缠我徒弟了。男人们的感情能这样,我丝毫不惊讶。

Kitty说31号我们干嘛?1912吧,我要一个不太冷的地方,不太吵的地方,可以说话的地方,可以开心跨越零点的地方。我们可以先去我家参观我的护肤品,然后爬紫金山,然后从玄武湖那头下来,然后坐在路边吃凉粉,然后打车去丹凤街,尹氏汤包和鸭血粉丝汤,然后坐在年代札记里喝天堂鸟和翡冷翠。只是,我们可能需要换掉所有的话题。

今天吃到了湘菜,妈妈打包的,想到了Cherry,明天,她就要飞去另外的国度了,那个明天最高温度33,最低温度14的城市。

btw,阿呆,不要老说我爱听哀怨的歌曲,大半夜的,听花儿乐队会吓到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