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三两事

终于开始大雪纷飞,从窗子望出去就能看到迫不及待的小不点们已经坐在雪橇上,由爸妈拖着过马路。窝窝头昨天拖着睡袋去参加社团活动,今早铁路基本中断,被困在海牙回不来了。让我仰天长笑三声,这就是不带我玩儿的下场,该!

但是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上周扭伤了脚,一直蹦跳着代步。杀千刀的卧室在三楼,每天往返个几次,老命都送了。然后前天么,饿昏了的我直接把手伸进了烤箱,妄图把香蒜面包扒拉出来,不料成功的把雪白的左手背烤成了香喷喷的金黄色:疼死我了。

布置了一棵小圣诞树,上面挂了很多彩灯,糖果,甜甜圈和饼干。在未来的几天中,我将和一棵既能取暖又能充饥的松树相依为命,并和烤箱保持一定距离。

2010年八零后们就集体奔三了,我将不日返回中国,于春节前后骗吃骗喝,这么想来我这待业青年就快乐多了。

Advertisements

出关

要是在罗切,现在应该早已经大雪纷飞了吧,即便是南京,我妈都在抱怨已经下了几场了。我来了后就天天盼着去熘冰滑雪,可惜冷归冷,一片雪花都没见到。

今天早晨有一场考试,害得我不得不一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居然外面已经白成一片了。好在今天是语言课程的结业考试,从明天起就不用每天奔波去Delft上课了。

现在我处于半哑巴状态,除了大舌音小舌音一概不会,到也能指手画脚的瞎掰一阵子。只是上周某友人的毕业party上,我实在是太激动了,完全忘记手里还有一杯香槟,一个大比划,全撒他衬衫上了。好在他当时已经醉到站在吧台上跳舞,事后也完全忘记了我的罪行。

圣诞就快来了,我这个厨房新手居然也要担当重任,潜心研究圣诞菜谱。反正这边每个都是酒鬼,扛两打红酒回来外加些生菜芝士什么的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但是姐姐我真的可怜他们,长这么大居然连博大精深的中国家常菜都没吃过,真是太悲惨了。所以我决定好好烧一顿,然后教一众食客们打麻将,争取将成本包回来。

这一个多月来我乖乖上课,连国境都没出,我亲爱的公婆太善解人意了,就送了份sinterklaas大礼给我。所以我将很快去巴黎逍遥+去德国见我亲爱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