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party


悲惨假期

在好死不死的挨过本命年生日的第六天,也就是我们伟大国庆日的下午,我一个漂亮的滑倒,从俺们家楼梯上跌下来,成功地把尾骨给摔裂了。

事情是绛紫的,介于我很久没回家,我爸妈大概是不想要我了,把我的拖鞋扔进了阁楼,连我房间的电话线也连根拔起。话说国庆下午我突然很想上网,便穿着我爸的超大号拖鞋,手上抓了一捆破电话线,下楼质问我妈把我的modem扔哪去了。在离地面还有十层台阶的地方,脚下一滑,屁股在和台阶作了亲密接触后地在地毯上成功着陆。我趴在地上哀怨的叫唤了很久,我妈坐在沙发上,就斜了我一眼,说:我让你兴艾,掉下来了啵。

然后,我的尾骨就很委屈的裂了。对此,shining同学认为是过往的长假中我疯的太厉害了,我妈为了阻止我国庆继续出去乱high,牙一咬脚一跺就把我从六楼踹下来了。当然其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因为在接下来的若干天中,我一次也没high成,唯一一次去酒吧大家都跳的爽,我一个人坐着幽怨的喝酒外加看包,连原定跟Amanda一起去嘉年华的计划都夭折了。

光荣负伤后只能以住所方圆三公里作为活动范围,我就逮着外公家爷爷家蹭吃蹭喝。先是去爷爷家骗大虾子吃,然后去外婆家骗大螃蟹吃。这个国庆螃蟹吃的我可满足了。每到晚餐,我必然先侦查一下冰箱裡有没有螃蟹,有几只能分配到我头上,在一桌人还在谦让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两只下肚了。

后来大概是家父觉得我太丢人了,只好又去买了一筐螃蟹回家,并严令禁止我在别人家蹭螃蟹。老板国庆前还说要带我们去吃螃蟹,我要写份报告给他:先去昆山吃一顿母的,然后等公螃蟹们膏满体胖的时候去阳澄湖服务区吃公蟹宴。

当然,除了吃螃蟹,还有其他的好事可圈可点。首先就是Brian从美国带回来的NDS,极大的富足了残障人士本人的精神生活。我第二天就忍着伤痛拽着徒弟陪我去把一套储存卡配齐,并且在七天之内把玛丽赛车打通关了。

其次么就是徒弟送我的金属棒棒糖,据说这是德国专利,含在嘴里金属和水作用就能去除口气,对抽烟及吃辛辣人士效果极佳。某天,我吃了三个螃蟹后,就把那个金属含在嘴里在家乱跑,除了我一个人认为它有用以外,其他人都断定我那一跤摔得不轻…

Advertisements

周末的趴踢

我们已经沉寂很久没有组织腐败活动了,首先是阿呆和兔子有诡异情况,我们都怀疑这两人背着组织在偷偷谈恋爱,当然他们有可能是分别找了个姑娘谈,但是更极有可能这俩人就凑成了一对。每每两人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另三个人,也就是我,丽贝卡和Mikie就会极为锐利的互相交换眼神。

终于,Mikie决定组织个轰趴,地点在她家。为了不要表现的急吼吼的,我特意买了西瓜,tequila,还绕好老远去做了个指甲才奔去Mikie的家,结果还是第一个到的,真无语。

Mikie的男猫Poppo突然冲出来对着我的外套和拎包一阵猛闻,这绝对是一只爱吃醋的猫,待在我的随身物品里没找出一丁点别的猫的气味,他才安然跳上我的腿,懒洋洋的开始睡觉。不过昨天Poppo也着实可怜,因为我新指甲油的味道很难闻,所以他只能放弃舔我的手,进而专攻我那件全是洞的外套,可怜他的爪子刚被Mikie剪了个光,所以啥都抓不到,只能用头一阵乱蹭。

丽贝卡很怕猫,确切的说她是怕一切不是人类的动物,所以她一来,Poppo就被关进了卧室。剩我们一堆人在客厅八卦。与会的同志身份及其复杂,王小伙是前同事的现同事,同时也是Mikie的朋友。兔子带来的美女既是他暗恋的对象,也是我的客户。李老师既是阿呆的室友,也是我和丽贝卡的大学同学。就是这么堆二四八不岔的人混迹在一起,让后来K歌时才出现的马来西亚帅哥异常崩溃。他真的问了我很多很多遍,还是没能把现场的人认全。

可惜过了临晨就有人支撑不住开始发酒疯,大家只好散了。回到家,我觉得自己异常的饿,橄榄油没了,炒个番茄蛋的分量都不够,我只好煮了份意面,就着从Mikie那儿剥削来的日剧混过了一夜。很显然的是,通宵看碟的结果是又没能赶上周日的瑜伽。还好,帅哥老师周三才出现,我绝对不能再错过周三的瑜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