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Shining


有人爱的小孩

周末晶晶带了个小伙子来玩,这小姑娘剪了个超帅气的头发,看得我目瞪口呆随即大发花痴。我们在长长的十全街上反复走了两遍,其间还误入同性恋酒吧一间,要不是晶晶逃得快,基本她bf可能就出不来了。

可惜乱世佳人基本已经坐不下人了,我们只好去hollywood小喝一杯。刚进舞池,手机就开始震,是个0966开头的奇怪号码,我当时以为是哪个国外的同志,于是接起来冲着电话大吼:等一下啊等一下,我现在听不到。出了 hollywood,电话那头传来家母亲切温柔美丽和蔼的声音:女儿,你在哪里啊?顿时恍然,我妈正在新疆旅游呢。

随后Mikie夫妇也到了,我们五个人就一起去跳舞,碰到以色列帅哥两名。虽然我和mikie一直认为他们是gay,也难为Andreas在我们俩和帅哥跳舞时一直要把我们给隔开。

晶晶一直处于很high的阶段。我说她穿得太多了,跳的满脸是汗,搞得我接完Kitty的电话回来奉旨准备舌吻伊一下的时候已经无处下口了。

下到一楼的Shamrock,一人要了一杯生啤,坐在露天吹风。老板约翰是个非常可爱的爱尔兰人,我和Mikie对他曾经和Johnney Depp,Tom Cruise一起演戏而大为花痴,John也大悦,整晚上我们喝的酒都是on the house,所以我和Mikie也很小市民的大喝特喝,把酒单上能点的鸡尾酒都点了。Mikie自然又是彻底喝挂了,还趁我们打台球的时候要冲去便利店买牛奶。

早晨六点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睡觉,阳光刺眼,一身的烟酒味,索性洗澡,然后把衣服床单被套都洗了,还顺便拖了个地。折腾到夜里终于准备睡觉,被Andreas的电话吵醒,声称要借我的电子字典。虽然很哀怨,我还是爬下六楼去给他们开门。门一开,发现Mikie手上抓了手提很欢快的用各国语言大放生日快乐歌,Andreas手上拎着很pp的礼物,还用玫瑰花瓣撒的我满头满脸。

回到家,心裡撑着满满的温暖,同志们彷佛都苏醒了。小陆发来恶心死人不偿命的短信,Brian从MIT的河边打来电话,小马祝我又老了一岁,窝窝头在skype上张狂的笑声,还有贾哥哥林妹妹五音不全的唱刚刚学会的日文版生日歌,虽然我从头到尾就没听懂。歌曲的最末,林妹妹还把他们家的公主狗拽来要给我叫两声。公主睡得正开心不太买帐,只能在电话这头听到贾哥哥追着公主跑,林妹妹在旁边叫以及公主哀怨的低鸣。不知是觉得公主太可怜还是别的什么情绪,我竟然冲着电话咧开嘴大哭起来。

翻出去年生日的时候写的博客,好像又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唯一没改的大概就是任性和神经质的脾气了。loso估计不日就要回国,流氓却要去加纳,徒弟回来,也没什么时间去陪他。有时候会很贪心的想,希望这些小孩们永远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没事可以随时抓一个来哭笑嬉闹。

p.s. 今天老板送了张香格里拉的自助餐算是生日礼物了,谁来的话一起去吃吧。

p.s.s. 刚才QQ新闻跳出来,陈良宇同志关荣的挂了,这场斗争越来越好玩了…

Advertisements

心情突然很好

一早在msn上碰到流氓洲

Tracy 说:
昨天我和晶晶过了一夜。阿嫉妒阿~~
kerouac 说:
妈的资源太浪费了…暴殄天物
Tracy 说:
娃哈哈哈
kerouac 说:
两个人分别陪我一夜多好阿。我来YY一下
他妈的,你们太浪费了,越想越心痛阿
Tracy 说:
就想等你这个反应
kerouac 说:

你个心理变态的…

今天早晨起床后嘴巴一直保存着两边朝上30度的完美弧度,原因是昨天下午shining来苏州,我晚上就直奔酒店陪她海皮。原来如家的床是正方形的,两个人睡得四仰八叉还是觉得那个床那个过分的大,但是那个女人居然什么都不带就准备在苏州过夜了,导致我带的睡衣被她抢去了上半身,我只好裹着超级花痴的浴巾和一条瑜伽裤过夜。

见到shining我的直接生理反应就是神经性絮叨,前五百年死猫后五百年死狗的聊了大半夜,两人均顶着大肿眼冲去喝咖啡维生。

不过心情大好啊心情大好,果然女人还是需要彻夜八卦来滋润的,年初是June来,世界杯是Amanda来,现在是shining来,3个月后谁来啊谁来啊?

然后我决定在shining的精神鼓励下每天去健身房,我还要去上海打网球,我还要回南京乱high,我还要期待窝窝头来亚洲工作,我还要当伴娘啊当伴娘。

今天一早收到Drunken mail一封:Attached you find the most horrible piece of sound recording ever produced! If you find it totally disgusting and don’t want to hear my voice ever again I totally support your wise descision. Aside from all the kidding it is really crappy but I am gonna send it anyway 🙂 At least it is honest. 为了听一听到底有多恐怖,我只好把耳机插在主机的最下方,老板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我趴在地上作五体投地状,傻掉。

生活多美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