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5


师父篇

粉红色,手很小,脚很小,身体也很小,常常让我联想起“晴天小猪”里那只粉红色飞天小神猪,眼睛很大,准头却很差,写了一手好字,并因此成为了我的师父大人。

记不清是什么缘故要拜师学字了,只记得揣着师父写的字帖当作宝贝一般,虽然上面只写了“崔晋”两个字。拜师当天,刘汉洲中午跑来跟我说“孙燕姿漂亮的一B哎~”,我随即一脸不屑地说“哪有我师父好看!”(因班上有人叫孙燕,我听成他说孙燕的字写得漂亮,遂奋起反驳)当时若是师父在场一定感动的热泪盈眶…

师父偏爱练习暗器是出了名的,其投掷准头绝对与其眼睛大小成反比,曾经创下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偏差纪录:她坐在第二排想拿第一排的人做靶子,结果投掷物飞到了第三排,误差高达180度…

师父教我的除了写字便是麻将了,“风头子捂两轮再打”是我接触麻将后得到的第一句教诲,于是也导致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怎么都无法胡牌,因为总是忘记被我放在一边的东南西北,等我发现的时候别人早已推牌了。虽然如此,这个习惯却是保留到现在,所以常常会有人惊讶于我怎么能打到中盘还时不时地从牌堆里抽出一个又一个的风来。

师父是个好人,好到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她开各种玩笑而不必担心她会生气翻脸(似乎这样的人除了她就只剩下姜丞了),好到可以跟她无所不谈而且总能得到一些实用的建议,甚至好到可以现身说法教我如何泡mm,可惜徒弟愚钝,至今仍未得其要领。

每每想起师父,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这个画面:课间,我靠着窗户发呆,师父端着水杯,神秘地微笑着冲我走来,在我面前一米处停住,遂一脸无辜的问我“徒弟,你为什么不跑啊?”,我刚想反问为什么要跑,一杯水已与我擦肩而过,几秒钟后,楼下传来“哗”的一声…

愿她在苏州一切都好。

Advertisements

转运

我深刻的觉得最近数周是我小宇宙的低迷期,除了酒量越来越好,其他毫无亮点。

就说昨天吧,事实证明人在极度瞌睡却极度失眠时千万不要做高危险系数的事情。因为熨衣服的时候直接把整个熨斗扔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一阵烤肉的香味散去后,我的膝盖上就留下了一长串水泡,然后我居然还没对自己的IQ失望。因为我在挑破水泡后,拿碘酒去消毒,结果一直痛到现在。

早晨误了公交,因为不管我怎么努力也抢不过那些老太太,新凉鞋还被狠踩一脚。当然也有粉色的小插曲,就是有帅哥主动要求拼出租,还没让我付车钱。介于该帅哥一直在我等车的站台打车,所以我们还相约下次遇到可以同行。

现在我极度希冀着与该帅哥的再次相遇,命理书说桃花是转运的开始,但愿如此,但愿如此。

To All

这个周末过得非常轰动,一时间太多的信息,反而塞住了接收的信道。

生了三天的病,还灌了自己一瓶的酒,所以现在迷迷煳煳不说,也丧失了大部分的思维能力。

思维跳跃太快的结果是笔头永远跟不上,但本着昨晚对阿呆的承诺,还是写些什么让他羞辱了。

我会把以下的内容写的极为煽情,配合一下失恋的情绪。

首先要感谢CCTV和姜丞同学,一大清早的就给我打电话;康宁呢,盛情邀请我吃龙虾,可惜我还没机会去,我也帮你祈祷一下今天大闹维修部的时候不要被抓,以免我的大龙虾灰飞烟灭;Kitty么,女人凶悍如你是登峰造极了,有你的好是可以在我扭扭捏捏骂不出口的时候把我的敌人骂到狗血淋头,如此作风是如何的让我叹为观止。佳佳呢,这两天一直没看到你,好想你。顺便汇报个好消息,生病瘦了三斤,我要笑死了,让发烧来的更猛烈吧。

接下来的这段要特别写给袁小妞,你的失踪害到我快要打电话报警了。我一个好友的情人曾经跟我传授他的失恋妙诀:当一份感情只剩一个人深陷其中的时候,再怎么要死不活也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既然如此,为何要让那个男人更加得意你的失落?

我不是很好,但是却以很戏剧的方式从这段裹脚布般的感情中解脱了出来,我还以为会百转千回一下,却发现生活根本就没给我矫揉造作的机会。一瓶酒后,撕了所有的信;今早睡过头,连叹息的时间都没就忙乱着上班去了。

最后还要提到我姐,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篇东西的时候居然不由的想到你。你已经几年没回来了,赶快把那个帮你挡风遮雨的人介绍给我们认识。你也知道,失恋的人么,最想看到身边甜蜜幸福的安慰了。

好了,写完了,回头看一下,居然一点都不煽情,也没有边些边哭之类的,看来情况尚好,大家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