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5


弹指一挥间

boss今天拿了瓶清酒来庆不知道什么功,说实话不好喝,又或者是我退化了?下班去做了个按摩,以此纪念本年度我在苏州停留的最后一个晚上。小姐下手还是太重了,我的睫毛膏没卸干净呢,硬是给在眼睛周围按了个熊猫眼出来。于是我就顶着个熊猫眼,和快被小姐揉散了的骨头一蹦一跳的乐回家了。

在家收拾回南京要带的衣服,打开衣柜,吓了我一跳:一件白纱硬生生飘了出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全家搜索了一遍,连抽水马桶和床底都没放过。继续翻箱倒柜,发现衣橱里不仅多了一套婚纱,还多了一套Victoria Secret’s的红色小内衣和小裤裤,傻眼。

我正在纠结,电话来,林妹妹边啃玉米边含糊不清的说:“看到啦?”我这才突然想起来我之前问过她要一条礼服裙,让她有空了直接送来我家。这位姐姐可真是能偷懒,直接把她结婚时定做的小白礼服给我送来了。这位外貌比黛玉还柔弱的林妹妹做事从来就没靠谱过,把他老公整地人仰马翻就不提了,我也经常惨遭荼毒,光为她结婚这事儿,我就已经被放过三次鸽子了。我很恶毒的想:你今年不结,明年孩子都该有了,我让你结!

这不,婚还没结呢,礼服定了五套了。我跟她确认了一百八十八遍,她多出的一套深蓝色礼服可以拿来送我,结果今天还是老母鸡变鸭了,这个白色小可爱能穿出去见人吗?

万般值得庆幸的是,这姑娘虽然脑子转得慢了些,心意还是有的,看在她免费配送的维多利亚上,我就饶过她一回。伊还塞了张贺卡,打开后一股诡异的味道扑鼻而来…上面赫然注明了:我在这张贺卡上把我们家所有的香水都喷了一遍哦,香香的吧…我顿时昏死在床上,半天没爬起来。

Advertisements

V3崩溃鸟

我刚买回来的V3就崩溃了,其症状为:不打电话时听筒有啸叫,屏幕闪的我眼睛疼,打1861接通后按任何键都没反应。我好生郁闷,就像刚纳进家门的小妾,还没宠幸两天,突然就不尽义务了。昨天,我依依不舍的把她托付给家母,送去检测中心了。

我认识的别家妈妈都是外强内敛,唯独俺们家老佛爷是在家作威作福,在外面却温柔的像只小白兔,可怜我老人家一大中午的还要撕破我在众人面前知书达理温文儒雅的形象扯着嗓子和检测中心的人吵架。还好还好,明天安排退款。

好了,刚进家门的小妾罢工,我还得养着精气神再纳个二房回来。中午刚准备撂下阿三的电话,他来了句:不能只买漂亮的手机。这话说的我气不打一处来,把早晨听“我是你的,我是你的”的怒气全发他一人身上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纳她进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二奶光好看不实用,尽义务全凭高兴不高兴?

motorola哪个国家来着的?这西方女人就是不好搞,改明儿我找一亚洲二奶。sony ericsson?不知道这混血的会不会基因突变啊…

昨晚睡得很好,自然的,今天就起迟了,最近军心涣散,我也就悠然自得了。

天气阴,还飘了点毛毛雨,怎么看怎么有点下雪的倾向。然后出租车司机就来来回回的放一首让我极度崩溃的歌:翻来倒去,我就听到一个女歌手,要死要活得在那儿哼:我是你的,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不管你是谁的,我永远是你的,不管你是谁的,我永远听你的…听得我浑身汗毛都立正站好。

都谁写的这么缺心眼儿的词阿,谱子也就一个调,要整一姑娘搁我面前唱这歌,我非把前天晚上的韩国料理吐出来不可。刚才在网上把歌词告诉宁宁,他一个大哆嗦后,非常警惕的对我说:你想干吗?我说我只是想看看比如有姑娘在卡拉ok唱这首歌给你听你啥感受?他只丢给我三个字:哦买高。看,英雄惜英雄啊。

公司今天人好少,boss下午两点后就闪人,加藤已经放假两天了,丽贝卡也不在。我也没能守住晚节,明天下午两点我将坐上俺爹的车,一路呼啸回南京过元旦,委屈各位31号要坚守阵地的筒子们啦。

然后我今天好像还蛮空的,除了下午见帅哥的时候谢绝骚扰以外,其他的时候请随时找我聊天,不管我msn上挂着外出就餐,离开还是忙碌…

跨越零点

今天Kitty说她回去南外,msn签名顿时改成:废墟,水杉下的废墟。

妈妈来帮我收拾房间,我在一堆已经落满灰尘的信笺纸中找到了加布里艾尔同学在2年前写给我的一段话,龙飞凤舞的潦草:“如果十年后,我成功了,我活着,我会再来找你,你就当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活着好了。”这个crush还没过去几年,加布里艾尔同学就只痴缠我徒弟了。男人们的感情能这样,我丝毫不惊讶。

Kitty说31号我们干嘛?1912吧,我要一个不太冷的地方,不太吵的地方,可以说话的地方,可以开心跨越零点的地方。我们可以先去我家参观我的护肤品,然后爬紫金山,然后从玄武湖那头下来,然后坐在路边吃凉粉,然后打车去丹凤街,尹氏汤包和鸭血粉丝汤,然后坐在年代札记里喝天堂鸟和翡冷翠。只是,我们可能需要换掉所有的话题。

今天吃到了湘菜,妈妈打包的,想到了Cherry,明天,她就要飞去另外的国度了,那个明天最高温度33,最低温度14的城市。

btw,阿呆,不要老说我爱听哀怨的歌曲,大半夜的,听花儿乐队会吓到邻居。

我爹娘终于良心发现,在我独身一人在苏州独孤了n个月零n天的时候来看我了…以至于我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十一点就上床培养瞌睡情绪了,到了俩点还瞪着大眼珠子瞪着天花板乱转。明天晚上去吃四川菜呢还是得月楼呢?迷迷糊糊睡觉了,却做了个特别不靠谱的梦,梦中我爸妈冲进办公室,还带了个大帅哥,说是送来给我做饭的。

现在,爸妈的车应该还在高速上,帅哥到是先到了。今天一个partner公司的人前来,其中据说有酷似刘德华的帅哥一名。我一马当先,冲去泡了一壶茶,瞅了个先机闪进会议室去一探究竟,帅哥颔首微笑了下,顿时就把我电晕了,于是我就再也没敢抬头,颤抖的把4杯茶扔桌上闪了出来。

出来以后,我就后悔了,Mikie眨巴着她的大眼睛,饥渴的,嗷嗷待哺的看着我,以获取更多的帅哥信息。不知谁爆出个未证明真假的消息:帅哥结婚了。说时迟那时快,非法聚众的数人在五秒之内作鸟兽散。

啊啊啊,就再刚才,我去卫生间的档儿,帅哥走了,临走的时候又笑了笑。啊啊啊,我继续晕乎去了…

小胖夜游记

最近的事情很多,我发誓要好好工作的,真的…直到在msn上碰到了小胖…

小胖 说:
我昨晚梦见你的
Tracy 说:
阿,梦见俺啥了阿??
小胖 说:
前面就不叙述了,后半段我回去报仇,你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带我去的
小胖 说:
去了一个很有古色风情的叫什么上海秀秀的地方,是在大厦里的一个隐蔽酒吧。推开门,其实里面全是男妓或者男宠一类的。
Tracy 说:
为什么我总是跟声色场所挂钩?
小胖 说:
这个组织还是帮派就是在梦的开头害我的,还害死杨丹艺了。
小胖 说:
你假装带我们去谈生意的,后来不知是下了迷药还是用了什么招,反正结尾,这些男人就都并排躺倒动弹不得了。
小胖 说:
杨丹艺是被他们害的不小心跳楼死的,6楼还是7楼。不是死也是重伤了,我当时那个伤心啊…
Tracy 说:
娃哈哈,我这种一看就是混入敌后的女间谍…虽然身陷情色场所,但是永远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斗争…
小胖 说:
你果然很有气势
小胖 说:
还好你救了我
Tracy 说:
那是,我一向把英雄救美作为己任…
小胖 说: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我搬了新家去一个大厦。
小胖 说:
应该是6、7楼的样子。当时全市人民都在收看江苏城市频道的一个现场直播的节目,它们放了一个什么充气的塑料飞艇,满大的,蓝色的。谁知那个飞艇后来就下坠,我看到正巧落在我家楼下,线搭在阳台上,我就把飞艇的瘪气塑料布拉回来,叠叠好。
小胖 说:
孟非在电视里说:哪位市民捡到了飞艇,就能拿到几十万的奖金(大概这个意思包,就是希望报警然后归还)。其实我估计那个飞艇上装有定位系统,警车呼呼已经来到我们大厦楼下了。我想等他们来我家,我一手交飞艇一手就可以领奖金了。然后也不晓得怎么来了一大群游客,更扑朔的是在我家窗户玻璃外,多了一圈回旋楼梯,居然可以就这样在楼外向上攀爬。
小胖 说:
游客中有我熟悉的人,但是面孔都比较模煳,可能因为是做梦吧。当游人爬到我这层时,我看见他们在窗外,一边登楼梯一边讨论城市频道的悬赏,我就打开窗户说:警察来了么?是我捡到了,我要交给他们!
小胖 说:
他们都很热情友好的跟我说:是啊,警察来了,我们帮你通知吧。他们就朝楼下喊。可是已经被不安好心的坏分子听见了,在警察赶来接见我之前,他们假装记者和警察先来敲我家门,不仅抢走了飞艇皮,还迫害了楼梯上热心的游客,其中一个游客居然是我未见多年的同学杨丹艺,她正欲跨步从我的窗户进入房间与犯罪分子搏斗,犯罪分子却引导她踩了个空,让我眼睁睁看到她摔下大厦!
小胖 说:
天,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目睹惨剧,我当时真是五雷轰顶啊!晕过去了。
Tracy 说:
乖乖,我已经热血沸腾了,我什么时候出场阿…
小胖 说:
可能我晕的太久了,当我再有意识的时候,江湖纷争又经历了几多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又回到了那个伤心、恐怖的大厦。
小胖 说:
有人拉到我的膀子就来到了某一层的角落,说这个酒吧就是那些坏人常常集合的地方。昏暗的灯光打在两扇木门上,有点日本兮兮的风格,彷佛闻到变态的香气,上面写着:上海秀秀…(还有别的我就不记得了,寡记得前4个)
小胖 说:
我一直没有勇气推开这扇门,陪我一起来报仇的是冲鸿,我一直在想虽然冲鸿也常常去酒吧,可是以他的性格,如果真的打起来,未必能对付的了那帮人唉!这时有个女子出现了,我一直到进了这个酒吧才发现是张璇。可能之前光线太暗了。
Tracy 说:
秀秀,真庸俗的名字,怪不得到最后溃不成军
小胖 说:
真正进门也不是一般酒吧的布置,反正感觉应该有人吸毒包,尽管我不晓得大麻是什么味道,但看到烟雾弥漫、一个个妖娆的男人颓废而无力的没个站相或坐姿,我就觉得是不是来到男宠店了?这里的男人脸都很白,可能擦粉了,指甲也是黑、白这样甲油色,穿的衣服像《橘子红了》那些戏里女人穿的袍子上图案一样,夸张、颜色奔放。
小胖 说:
张璇有没有抽烟我不记得了,但是她应该穿的满简单的,似乎是黑色;冲鸿穿的是军绿色的外套。冲鸿和我坐在位子上假装点一点酒喝,张璇就喊了一个人说:我们是来谈判的,关于什么生意。
小胖 说:
我的头很疼,我还在想当年悲惨的往事。我觉得图财就算了,但是牵扯到人命一直令我心里难受。我在想,我们没有武器,又不会功夫,如果真的动手,我们到底做什么?我也奇怪,为什么张璇会出现!=说在苏州待过的人可以帮我们用上海话吵架?!
小胖 说:
来了一个貌似头目的人,把我们领入内室。内室有旧旧的条形地板,放了2张铺,还有一个可以睡的沙发。房间里大概有4、5个病态男宠。还是一直抽会冒浓烟的什么纸条,脖子上还戴到彩色的珠子,蜜蜡还是水晶就不得而知了。我觉得就算是男宠,可是毕竟是恶势力,打不过还搞的失身怎么办啊。。。我已经在目测此时我们3个人的站位到门口的走法了。
小胖 说:
冲鸿一直微笑不语,我奇怪难道他有什么好招。他后来把我带到窗户边,让我背对窗口看房间,我也不晓得张璇站在他们中间干吗。冲鸿把窗帘一拉,白光刺眼。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等到我再睁眼看房间的时候,4个男人、还是5个男人已经全都进了铺上的被窝里了。2个在大床,1个在小床,沙发上几个看不清。每个都是进了被窝,只有头不在被子里,被子被行军带那样质地和宽度的带子扎在床板上。
小胖 说:
这些人就不能动弹了。奇怪的是他们也不叫!冲鸿依然站在我旁边,微笑无语。我一直奇怪,张璇是怎么在一瞬间做到这一切的。再之后我们打电话报警,然后推翻多少年前的血泪冤案。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但是我醒来的时候还是很心痛。

…嗯,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我看完后有几点看法:
1.那个叫冲鸿的,我十分想见此人,怎么着组个双面娇娃还是不成问题的。
2.小胖同学开了个好头,我在人民心目中一直是如此高大全的形象,上次那谁谁谁还梦见我和姚明拍了个古装广告,我在她的梦中飞了一晚上。

好了,我继续去劝说小胖同志相信我真的救了她从而骗顿晚饭了,各位,回见。

崩溃的一天

我决定,要把博客发扬光大,塑造成每天必做的好习惯。

因为我有个粉漂亮的电子日记本,漂亮到每天不写点东西我就觉得不爽。但如果私下里写日记,我一定会写成肉麻兮兮心理阴暗的文章。为了避免自己独自一人心理阴暗,助长乱抽烟乱喝酒的坏习惯,我决定每天写很阳光的博客。

但是,今天,今天,我实在是乐不起来了。我的桌上从早晨开始就被堆了俩分米厚的debit note. 我折腾access了大半天,发现现在约莫还有一分米多,噎得我两眼一翻恨不得晕死过去。

过两天就要做盘点了,可是我真的真的很忙:23号我已经决定翘班回南京大吃二喝;明天晚上有饭局,还有KTV,有我梦寐的生鱼片和金针菇牛肉卷;今天晚上我已经约了做头发和保养。

所以,我当机立断决定停止我现在写博客的疯狂举动,我一定要在下班前把一分米全搞定,然后全部扔进碎纸机,全碎了,全碎了!!!

据说上周六陆大帅哥发彪了,原因是听说游际于火车站,兜发携程卡和e龙卡的发卡一族工资为为4K,而被他定位为“上班的唯一目的就是找乐子”的本姑娘每个月也尚有钞票入帐,于是小陆就大大的不爽了起来,并且在气头上很不计后果不计影响的说了一句让身处中国的弟兄们闻风丧胆的话:“我在澳大利亚干吗呢?还不如回中国呢。”随后,小陆就被气病了,昨晚msn碰到他时据说症状为:头疼,受凉,嗜睡,想吐,想吃酸的,发低烧…陆帅如果回国,且不论多少女性同胞要惨遭勾引,多少光棍的平均结婚年龄要往后顺延n岁,单单回想一下我那如同被麦莎卷过的家,我就开始不寒而栗了。但是我不是重色轻友之人,所以我还是要昧着良心虔心祝福陆帅身体健康,安生在澳洲陪考拉。我发誓一定不再枉顾你的心情而自己到处寻欢作乐…

不过话题转回来,我觉得更加委屈的应该是我,他老人家在澳洲着个什么急。这个时候就应该把我的至理名言(Tracy大定理I)拿出来自嘲了事:有钱有前途的职业譬如二奶没资本做,没钱没前途的职业譬如黄脸婆,死也不做。如此一番,聊以自慰。

昨天我大动干戈把博客做了彻头彻尾的改变,原因是追踪到两个链接对我博客的评价分别是:“小女人的低低私语”和“粉可爱的小女生 ”,乱无耻了一把后觉得这两个评价也太…太…不像我了,虽然我很想可爱一把,小女人一把,但是欺骗全国人民是不对的,所以我决定把泄露小女人气质的煽情部分和以及彰示花痴风格的用法剔出,尽量用正常词句来写博。

这一改不要紧,一大早就被人告状上门,探讨关于我到底是重色还是轻友的问题。其实我是多么的委屈,此人把一个睡觉会流口水到了22岁还自称处男的人定义为色,把一个有胸有屁股(ok,fine,穿了bra就有胸有屁股)的女人定义为友,是对玉树临风的我多大的羞辱。而对我如此大的打击仅仅是为了占据朋友列表的头牌。罢了罢了,今天晚上把kitty门前的灯笼升起来吧。

————————分割线—————————
以下内容不适合小陆同学观赏,请自行回避。

十二月的确是玩乐月份,21号安排了公司忘年会,我提议吃完日本料理后去唱歌,大老板响应的最快,周五下午从我身后大吼一声说一定要跟我们去唱歌。在比较了KTV和卡拉OK的不同以后,我还是想去商业街上的KTV,幻想着点一排小姐进来,然后让他们一二一二报数。瓦卡卡。

23日在南京希尔顿还有个大爬梯,我请了一天假回去参加,据说将有千人,我是冲着甜点去的,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我将要在一千多人的掩护下多吃多占…

果然一到圣诞新年就有很多好事,hoho,让节日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