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07


冬眠预备

我非常后悔没有去看金鸡的颁奖典礼,因为据说好玩极了。倪萍姐不仅仅把刚整容的李冰冰当作刘若英,还让李少红夫妻当众高喊我爱你。浪费了一张好票,我非常痛心。

没去看金鸡的原因是我去看大学生文化节了,也不知道主办方是哪只眼睛花了,居然让窝窝头去主持,所以我还得勉为其难的在周六的高峰时段打车穿越整个城市去凑热闹。

南大也出了节目,搞得我一度以为小三老师会带队前往。因为来了一日本姑娘拉小提琴,还有英国辣妹用非常标准的中文唱Remix版S.H.E的《中国话》——都是三老师的强项啊。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久了反而怀念大学生活,看的非常有兴致。为什么我在南大那会儿只觉得学校的每项活动都乏味无趣+政治气息浓厚?

某人据说很紧张,但是主持的其实还可圈可点。我一开始还担心倘若他开口说中文没人能听懂可怎么办?

Advertisements

喝酒

慢慢就学会了喝酒。国人的喝酒,以豪饮见长,喝的却是性情和感情。

还记得在学校的时候,第一次喝酒的豪气,真的觉得自己是巾帼英雄。那个时候,还不承认男女的差异,还始终觉得,男生和女生的不同仅仅是生理上的不同。所以,我喝得豪气冲天,义无反顾。至于喝醉以后的难过,喝醉以后有的哭,有的笑的那些朋友们,和朋友们所有的故事,都如酒一样绵绵流长,留在心里,时不时溢满心头,时不时刺伤自己…

慢慢长大,慢慢知道男女始终不同:这是一个永远不可能男女平等的世界;慢慢知道,女人要学会示弱,否则,吃亏的始终是女人。只是,了解这些,到不得不承认这些,经历了太长的时间,长到因为自己和自己斗争了太久而深深深深地遗憾,甚至泄气…

毕业后,很久的时间我都不喝酒,一个原因是,女生在外面失态是很糟糕的事情,踏上社会就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喝酒成了自己的一个伤口,会让自己痛。

时间久了,也慢慢感到,自己不能永远是小孩子,不能永远在应酬的时候置身事外,慢慢也就有了这样的疑问:“非要把人喝醉是一种什么文化?”酒,喝到微微兴奋是最好的状态,喝醉是很惨的事情,几天都缓不过来。其实,这个道理,喝酒的人都知道,那又何苦一定要把人喝醉呢?

譬如说,今天接到的电话,就来自一位喝醉的老兄,说他醉,也是冤枉他,居然和我谈起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时倒也思路清晰。不过,不知是不是该同情从他身边走过的那个姑娘,因为我明显听见丫打断我的话,用南京话冲着人杭州小姑娘大喊。

大家都挺好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