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7


自从电影《手机》问世后,全中国的女人都学聪明了,这也间接导致查询手机详单变得困难重重。四年前倘若担心对方劈腿,看对方的通话短信记录只需要一个登陆密码,今天就需要手机返送码认证了。不仅这样,我今天查完自己的话费后还收到了移动的贴心短信:您的手机139xxxxxxx在x年x月x日x时x分被查了xx纪录。

尽管这样,我还是很佩服Annie,她昨天跑来我们家的时候虽说是哭得稀里哗啦,却把厚厚一叠通话短信记录砸在桌子上,我直接笑纳来做草稿纸了。我最近换了个iPhone,不打电话只能待机一天半,每每把触摸屏戳瞎了才能忙活出一条短信来,我翻了半小时罪证叹为观止后得出结论一:iPhone真不适合外遇啊。Annie哭累了,从大包中又拽出一叠MSN聊天记录,这下故事梗概便一目了然。这出剧,老掉牙到我都不愿意再重复,从Annie老公的前女友从南半球回来就眉来眼去郎情妹意瓜田李下,直到鸡飞狗跳东窗事发。

突然想起我在苏州租的第二个房子。那个房子,住了一年,房东突然提出不续租,说是老婆家里的远方亲戚要来住,老婆大人不好得罪。虽然我很恼火他突然反悔,却也能体会妻管严的不易,罢了,搬。搬后的第二天走路上班,路上便收的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说:“张小姐,我是你原来住所房东的太太,你为什么不续租呢?”我还没从搬家的委屈中解脱出来就碰到这样贼喊捉贼的说辞,于是也不客气的回到:“你搞搞清楚,你丈夫5天前突然提出不续,我还没找你赔违约金呢!”对方愕然,挂了电话。而后中午,又收到同个号码打来:“张小姐,你还有那个家里的钥匙么?”我答曰没有,对方突然冒出一句:“你也是女人,相信女人更能理解女人…”房东,形象完全对不起观众,我说给我妈听的时候,她还笑:这样的人还金屋藏娇?到底藏没藏,我也不知道。不过此后房东和他太太都接连来了几个电话,一个让我对退房的真相保密,一个让我对电话的内容保密。好在及时停了那个号码,要不然还不知道这出无间道要怎么唱。

今天Annie的公公开车来接眼睛肿得跟包子一样的安妮,贴心的给我们俩带了早饭,并连连道歉。看着老人家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劝安妮说:给你老公换个iPhone吧,保管短信和通话量都骤减。碰到破解有问题的,可能还会没信号、断线、死机、没声音、自动关机…简直就是外遇杀手,太有才了。

Advertisements

咖啡达人

若干月前我买了一个15帕的意式咖啡机。在喝光了一磅意豆以后,我买了两磅曼特宁,然后我的味觉就遭到了极大的摧残。即便我只使用light模式,煮出来的咖啡还是可以苦死我所有的味蕾。

于是我试图改喝cappuccino,但是所有市面上卖的牛奶都无法打泡。某日,我终于找到个资深的咖啡专家,得到真传:只有雀巢的纯鲜牛奶才能成功打泡。于是我走遍家方圆10公里所有的大中小超市,看到了雀巢麦片,雀巢草莓奶,雀巢巧克力奶,偏偏就是没有雀巢纯鲜牛奶。

终于我崩溃了。买了个法式滤壶,在尝试我的处女喝时,发现我把曼特宁磨得太碎,根本滤不出来,一杯咖啡味如嚼渣。

痛定思痛,我又买了一磅贵死人的蓝山。经过俩次试验,发现蓝山无比的不经喝,感觉要倒半斤豆子下去才能煮出一杯蓝山来。

本着一劳永逸的精神,我再度买了个滴漏壶,货到家了才发现忘记捎上滤纸。没滤纸就没滤纸吧,先煮着再说。等周末朋友发短信来说滤纸已经在路上的时候,我一个兴奋,把滴漏壶弄坏了。

于是,我抱着厚厚一叠崭新的滤纸和一个坏了的美式壶,继续喝着苦死人的曼特宁和贵死人的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