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7


老爸的生日

原定计划是今天把礼物快递过去给家父,结果周日致电家母时才知道我爹飞北京开会去了,让我的惊喜计划胎死腹中。我们楼里ups的送件员帅死了,个高且很man,完全是我的type。以前么,快件都轮不到我寄,只能在电梯里眼睁睁看着他在25层左右绝尘而去。本来想,若是我在给我爹礼物的时候留我的手机号码,ups帅哥会不会也心存好感,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呢?这简直就是旷世奇缘啊奇缘旷世。周日一大早我就把寄件单写好了,电话号码处恨不得用荧光笔多描两遍。结果我妈就这样破灭了我的这出人间佳话。

既然ups赶不及,就直接让朋友从香港直接寄了。快递刚发,正喜滋滋的在网上跟林妹妹吹嘘我是孝女的典型,她就说他老公生日寄给她的施华洛世奇快递到她手上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一个忧郁的蓝色小袋子。于是乎,我的强迫症就爆发了,晚上做梦都梦到一个穿着快递公司衣服模样的人偷拆我的包裹。于是周二当天,我一共打了五个电话给快递公司,还不断在msn上搜寻我爹同事的身影。接着我又开始频繁骚扰我妈,终于她在被我逼疯后,答应帮我打电话给我爹探探口风,直到确定领带夹,小包,中包,大包,特大包,包装盒都在,我的小心肝才恢复跳动。

晚上我爹发短信来说Thank you,我说nothing;他说checked the gift, nice, i like it. 我说happy birthday。两毫秒以后,家母的醋坛子就打翻了,短来质问:“两个肉麻的人在用外语聊些什么!(你爸猜你送他的礼物值500……)。”

我很感动来着,我当时一直在设想两个版本,1.0是我回家的时候我爸会拿着礼物问:喂,你送的这个是个什么东西。2.0版本是我爸还算英明的举着领带夹说:这个东西,要50块钱的吧…这种惨剧是有先例的。当年他从台湾回来,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唯独漏了我,在我的一哭二闹下,扔给我一瓶据说是“精心” 给我挑选的礼物,背面赫然印着:aftershave cream,还死不承认是免税店的BA送他的sample。还有一次,被我发现偷用的精华液而跳脚时,很鄙视的说:这个,十块钱卖我我都不要,一点都不滋润!

当然啦,今天是老爸的生日,虽然他抛弃了我和我妈去北京逍遥自在了,我还是要大声说一句,生日快乐!

Advertisements

跟自己说话-IV

我的生活从来就不是一个寻找真爱的故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曾经以为自己在找寻王子啊什么的,最后才知道自己在找寻的是我自己。

欲望城市有一季结尾的时候,Carrie看着Mr. Big订婚的时候说:Your girl is lovely, Hubbell. 至今是我的最爱。

或许我们都不过是那样一匹在草原上奔驰的野马。要的不是放任,也不是束缚,而已可以跟你一块并肩驰骋的另外一匹马,了解你的野性,能跟上你的速度。一起在草原上奔跑嬉戏。也许跑着跑着,就又跑散了。

我们应该珍惜眼前的,但永远,都要保持重新来过的勇气。永远都要相信,如果这一个走丢了,那么前方还有更好的。偶尔也会想起那个曾经带着誓言的自己。会微笑,那一刻,我是真心以为,能够一生一世。

跟自己说话-III

上周带窝窝头回去见慈禧,效果很劲爆。我花了三天时间教窝窝头说“很高兴见到你们”,发音太烂不说,最后被我的突击检查逼崩溃了,跳脚爆出一句:很狗狗blabla你们。结局根本可以想见了。

买礼物背台词抱佛脚我都不感冒,我比较在意就是哪里能买到中意的高跟凉鞋,以弥补一下贫富差距。周末在十全街上找到一双,跟高,带子细,钻石闪的人眼睛都快瞎了,纯属惩治公车色狼最好的武器。因为实在太高,穿上都觉得有生命危险,林妹妹瞄了一眼,说:你婚礼上就穿这一双,保证别人能看出来你是个女的…过了半分钟又咋呼道:或者你们去教堂结婚,你选长款婚纱,脚下踩高跷都没有问题。婚纱我帮你设计…

没有人觉得最近结婚的人很多么?周末我们家院子里就有两对,新郎在楼下苦苦哀求,一摞红包都快把一楼的窗户砸通了也没人给他开门,不过我最好奇的是最后新娘子不是新郎背下来的,而是一不明身份男子。

——————-钻石金砖分界线——————

有人说结婚就像买了两张电影票,心有戚戚焉。最可怕的是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要看一出什么电影,广告预告片里明明是皆大欢喜的喜剧,你竟然发现自己苦涩得笑不出来。有时候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看没有广告宣传的小制作影片,效果却好到出人意表。电影虽然叫人意外,退票却是没指望了,性急的就还没等散场就撤退,省得浪费时间,有耐心的想说已经花了钱当然要看完,结局没准叫人惊喜。

婚姻是不是同看电影一样,有期待注定会失望,没有期待或者有惊喜。只是我们适逢其中参演,不管结局是喜是悲,谢幕的时候记得微笑着退场就好。